远上寒山石径斜 叶寻熙朱御风小说阅读 热推浮尘清欢

来源:西西图吧       编辑:远上寒山石径斜
2020-09-18 16:20:00
点击:
94

明天休息,《浮尘清欢》真的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叶寻熙朱御风随着剧情的发展,一点一点的将内心最深处的地方刨开,显露在《浮尘清欢》的读者面前,远上寒山石径斜就是这样通过这种赤露露的情节,将《浮尘清欢》这部小说进一步的升华了。

远上寒山石径斜 叶寻熙朱御风小说阅读 热推浮尘清欢

第十五章 诸葛回宫 ,身份公布

一路上有人护送,十分顺利,北兴气候不如昭国温暖平和,反而大风啸啸,风卷落叶,道路两旁的劲松给这萧瑟之景添了几分生机,这大抵就是北兴和昭国的不同了,北兴环境恶劣,人们在这恶劣的环境之下生存,更加威武强壮,昭国气候宜人,物资富饶,人们在这样的环境之下生活,虽说富足,但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而且现在的昭国皇室还在结党营私,内斗不断,反观北兴,在朱衍川登基以后,凭借诸葛风铺好的路,以及朱衍川自己的才能,也算朝廷上下一片清明。

叶寻熙知道诸葛风来历不简单,只是她不说,自己就不会追问,当她自己愿意说的时候,自然就会说了。逃到北兴,一路上都如此顺利,诸葛身份不简单呐。

快到垵州的时候,诸葛风总算是有些心情了,和叶寻熙介绍沿路的风景:“寻熙,这里就是我的家乡,我一路游历到昭国,现下兜兜转转,没想到这么早就回来了。”

叶寻熙咳了几声:“都怪我,要不是出了这档子事,你一定可以在昭国多游历一段时日。”

诸葛风嗔怪:“这说的哪里话,以后再说这样的话我就生气了。”

“不说了,不说了,知道你人美心善。”叶寻熙调笑道。

这么一打趣,马车里的氛围顿时轻松下来,诸葛风也已经派人去传口信了,将温誉他们安顿在客栈,带着朱徽玥的人和马车里的叶寻熙回了宫,她实在是不放心叶寻熙离开自己的视线。等到宫门外,朱衍川早已带着心腹等候多时,看着从马车里款款而下的诸葛风,朱衍川这个年轻的帝王终于再次露出打心眼儿里的笑容,唤道:“姐姐。”平静的语气也阻挡不了他眼里的喜悦。

诸葛风温和的笑道:“皇上别来无恙。”

“姐姐哪里的话,随我回宫吧。”朱衍川早已准备好了两个步辇。

诸葛风面露难色,朱衍川看着驻足不前的姐姐,疑惑道:“为何止步?”

诸葛风叹了口气:“我此次带了个人回来,等我们回宫再说。”

朱衍川扫了一眼马车,按理来说马车是不得入宫的,朱衍川吩咐人:“再去安排一个步辇。”

叶寻熙一出马车,看见朱衍川这些人的阵仗,心中大惊,面上不显露分毫,默然任其这些人摆弄自己。诸葛风克制住自己想要上前的冲动,顿住步伐,眼中的情意瞒不住朱衍川。

迎回公主,满朝文武都闻到风声,这帮子朝臣哪个不是见证了这位公主的夺权之路,用血为自己的弟弟铺出一条帝王之路,也为北兴铺出了由衰转盛的路。

朱衍川知道姐姐的能力,但是他从未怀疑过姐姐,他信任姐姐,就像信任母妃那样,所以当姐姐褪去一身凛冽之气,浑身环绕着暖意的时候,他是为姐姐开心的。他吩咐身边的随侍去安排妥当,自己则和诸葛风在清心阁。

殿内沉寂了一会儿,朱衍川眼眶微红:“姐姐。”

诸葛风,应该说是朱御风:“我回来了。”朱御风声音颤抖,她把偌大的北兴交付与他,自己落荒而逃,她害怕皇权迷了眼导致姐弟反目,她担心辜负母亲的期望。所有的托辞都是自己逃脱的借口,她满怀愧疚,却不知如何表述。

朱衍川道:“回来就好,你是北兴的长公主,只要你愿意,随时进出。”

“苦了你了。”朱御风疼惜的看向朱衍川,“衍儿,我既然回来了,就不会坐视不管,有些事情我也有所耳闻。”

“有姐姐在,定然如虎添翼。”

想到叶寻熙,朱御风不知该如何开口,思虑许久:“我这次回来还有一事相求。”

“姐姐说的哪里话,太见外了。”

“我带回来的那个人,需要救治。”朱御风想着措词,想着该不该说清楚叶寻熙的身份。

朱衍川安抚道:“姐姐不必挂心,朕会让所有御医来诊治,一定会治好他。”

叶寻熙那么重的伤,要不是温玲儿,早就一命呜呼了,朱御风对温玲儿的医术早已改观,所以她现在还是希望温玲儿继续诊治叶寻熙:“不需要所有御医,我这次外出,遇到一个民间女神医,到时候让几个老御医在旁协助就行了。”

到底是面对自己的弟弟,朱御风不想引来误会,解释道:“需要一味药引,目前我只在宫中见过。”

“何物?姐姐若是想要,朕一定双手奉上。”

“血莲。”

朱衍川垂着眉眼,这血莲的药效他自然是听说过,只是邪性太重御医们不得其法,所以未曾拿出来用过,朱衍川问道:“姐姐在外寻得的女……女神医知道如何使用血莲?”

“她只说需要血莲做药引,至于其他,我未曾细问,怎么?”朱御风看着朱衍川,想从他的眼睛里探出他的想法,只是朱衍川一直垂着眼,朱御风只得作罢。

朱衍川追问:“不知姐姐要救的是何人?是姐姐在外相识的好友?”

“他救了我的性命,在昭国的时候对我多有照拂,我必须救他。”

朱衍川立马着急起来:“姐姐遇到什么危险?”

朱御风赶忙解释:“现在没事了,我没事,他有事。”

朱衍川缓缓叹了口气:“朕……会救他的,姐姐,你提的要求我都会答应。”

“还有一事,我觉得我需要和你说清楚,他身份敏感,我这次大概是给你惹麻烦了。”朱御风想起叶寻熙心底一片柔软。

这一脸的温和,映入朱衍川的眼里:“姐姐你说。”

“他是叶家嫡长子,就是在昭国带出破霆军的叶将军之子。”

朱衍川身为帝王,听到这个消息脑海自然是闪过千万种想法,最后只是化成一句话:“姐姐可有想过后果?”

这略微质问的语气让朱御风失言,她自然是想过的,只是最后还是沉浸到他的温柔里,他和她不过是在相互陪伴的过程中走进对方的心里,没有什么激情四射,也没有什么山盟海誓,但是所经历的一切就已足够,无需多言。

空气里是寂静的味道,朱衍川打破寂静:“姐姐,你知晓他身份还和朕说这些,就足以说明他对你的重要程度已经超过了他身份的阻碍,然而他知晓你的底细吗?”

“并不知,我这次带他回宫就打算坦白一切,我希望你一定要救他。”

朱御风眼里的恳切烫伤了朱衍川的心,他的姐姐貌似很看重这个男人,他在这个世上唯一在乎的亲人啊,自母妃离去后他的心里除了百姓就只剩下姐姐了,心中装着百姓是身为帝王的责任,姐姐是他的支撑,是他的寄托,朱衍川抿紧嘴角,然后低声说道:“朕可允你,但有一要求。”

朱御风当然是要考虑弟弟的感受:“你说。”

“倘若你和他开诚布公后,他接受你北兴公主的身份,并以叶家嫡子身份宣誓如果昭国与北兴为敌,叶博将军与北兴为敌,与北兴皇室为敌,他必须放弃叶家嫡子的身份,归顺北兴。”

朱御风淡然一笑:“不需要这么麻烦,倘若哪日我和他站在对立面了……”

朱衍川忽然有些慌乱,在位后许久不见的慌乱,他打断朱御风:“姐姐!你不会为了他背弃北兴的吧!”如果姐姐不想为难叶寻熙,就是要为难她自己了。

朱御风安抚的看了他一眼:“我自然不会背弃北兴,你好歹是一国之主了,怎的还如此沉不住气。”

朱衍川冷静了一些,朱御风继续说道:“如果我和他不得不敌对的话,我必然不会背弃北兴,而他又不能够接受我的立场,到时候我会和他恩断义绝、一刀两断,从此不相往来。”

朱御风说出这些话云淡风轻,朱衍川有些不能理解:“姐姐,你是不想朕为难他,还是你对他太有信心。”

朱御风摇摇头:“都不是,衍儿,本宫是北兴公主,本宫的弟弟是北兴之主,本宫从未忘记这一点。”朱御风忽然严肃的语气,称呼上的转变都让朱衍川意识到朱御风很认真的在考虑叶寻熙的身份问题,听到“衍儿”二字脑海中全是儿时姐姐对自己的呵护,明明不比自己大,却一直勇往直前为自己保驾护航,心中闪过愧疚,暗道是不是逼姐姐逼得太紧了。

朱御风收起严肃的神态,恢复以往的淡然:“他如何做是他的事情,我如何做是我的事情,不管他如何做,一旦你说的事情发生了,你只要知道我会这么做就可以了。”

“姐姐,朕不是想要逼你什么,朕择日就派人去取血莲。”

姐弟二人又细聊了许久,一起用了膳才各自散去。朱御风不放心叶寻熙,带着剩下的醉竹酒来见叶寻熙,叶寻熙没有去追问她任何问题,只是平静的打了招呼,朱御风道:“这酒熟悉吗?”

叶寻熙轻轻嗅了一下:“我自是熟悉极了。”

看着叶寻熙眉眼都带着笑,朱御风松了口气:“之前到柏城有人慕名而去醉竹楼,带了些酒到北兴,你这醉竹酒很受欢迎咧!”

朱御风为叶寻熙倒上一杯,叶寻熙抿了一口,很是满足,朱御风解释道:“之前你一直昏迷,我也没有机会和你共饮,现在看你精神不错,今日可以小酌一杯。”

“如此甚好,甚好。”

大概是身体终究未恢复,喝了几杯叶寻熙就微醺了,朱御风看着叶寻熙身子突然歪倒在一旁,怕他摔着赶紧去扶着,两人四目相对,叶寻熙神志已经有些不清醒,他慢慢正起身,双手捧住朱御风的脸,鼻中是酒香混杂着女儿香,二人眼中皆只有彼此,仿佛世间静止,叶寻熙慢慢凑近,吻住她的唇,二人皆饮了酒,互换着嘴中的酒香,朱御风本没有醉,然而酒不醉人人自醉,二人皆沉浸于此。

朱御风忽然觉得眼前的人变重了,睁开眼,原是眼前的人晕过去了,一室旖旎就这样散去了,朱御风将人慢慢挪到床上,看叶寻熙脸色如常,呼吸平稳,只是微微泛红,也就放心了,回想起刚刚的吻,有些羞臊,不过看见昏睡的叶寻熙,又觉得可笑,看来得尽快医治他,如此虚弱可不行。

朱衍川早就安排好一切了,温玲儿也被请进了宫,并安排她与御医一起研究医治的方案,朱御风此刻也和温玲儿一行人在一起,她当然不懂医术,留在这边也无甚作用,只是今早醒来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叶寻熙,想起来还是有些羞意,自家那个弟弟又忙得团团转,不能去打扰他,只得在这边呆着。

温玲儿向来直爽,看着挡在前面的朱御风,不满道:“你在这里碍手碍脚的,能不能一边呆着去。”其他的人纷纷侧目,这小女娃竟然对长公主如此不敬,真不知是什么来头。

朱御风退开几步,给温玲儿让了路,瞪了几眼周围看热闹的御医,御医纷纷低下头忙活起来。朱御风还是不太放心叶寻熙,磨磨蹭蹭的去寻叶寻熙了。

待朱御风离开,御医们看温玲儿的眼神立马变了,被皇上特召入宫,如今又入长公主的眼,真是奇女子,尤其是一入宫就能够用上血莲作为药材,血莲是他们这辈子都不敢肖想的药材。

温玲儿被这些人打量的极不舒服:“你们看什么呢?”

这些个老御医都是在宫里混了好些年的,一个个都精着呢,其中一位老御医回道:“姑娘多虑了,还是赶紧研究这治疗之法吧。”

温玲儿也懒得和他们计较,她也十分期待见到血莲,只是还得做好这准备工作,要是不能达到最好的药效也是很可惜的事情。

叶寻熙知道朱御风来寻他,堂堂七尺男儿耳根泛红,脸色却是如常,二人非常默契的没有谈论昨日的事情,朱御风问道:“今日觉得身子骨如何?”

“一切安好,睡了一晚上很精神。”

“那就好,过几日会有专门的人为你诊治,你这几日就好好养起精神,有什么事情我们都一起面对。”

“有你在身旁就好。”叶寻熙握住朱御风的手,感受朱御风手掌心的温度。

无论何时,只要彼此陪伴,总是心中安宁,不畏风浪。平平静静的过了几日,温玲儿那边总算是有结果了,朱衍川全都安排好了。

朱御风等的很焦急,皇上也亲自在偏厅陪着朱御风等候,里面的人不敢大意,仔细的诊断治疗。朱衍川看着来回踱步的朱御风,安慰道:“姐姐,你不要如此紧张,你带回来的小神医联合宫中御医,一定会没事的。”

朱御风停下步伐:“我知道他会没事的,他一定会没事的。”

这诊治整整进行了十个时辰,朱衍川政务繁忙,陪了朱御风四五个时辰只得先行离去,朱御风一直在等候结果,期间也只用了几口饭,终于等到温玲儿打开门,朱御风紧张的上前:“如何?”

温玲儿甚为疲惫,那些老御医更是如此,温玲儿打起精神说道:“结果不错,就等他自行醒来即可,我会连续施针二十日帮助他恢复。”

“好好好,来人,带他们下去歇息。”吩咐好后朱御风就进屋内看叶寻熙情况。

叶寻熙此刻安静的睡着,朱御风悬着的心安稳下来,心中的石头放下,整个人觉得有些头重脚轻,一个酿跄差点摔倒,身边的女婢赶忙扶住:“殿下先去休息吧。”

朱御风点点头,自己要休息好,一定要养足精神再来守着叶寻熙。这边叶寻熙睡了足足十二个时辰转醒,一睁眼就看到趴在床边打盹的朱御风,喃喃道:“诸葛。”声音还有些虚弱,但是精神劲还不错,想起之前一醒来也是看见她在床头,心中十分满足。

朱御风睡得很浅,听见叶寻熙的动静立马醒来:“寻熙!感觉怎么样?”

看见她如此紧张的模样,叶寻熙安抚道:“我无碍,歇息会儿就无事了。”

朱御风点点头,将叶寻熙收拾好,打算出去散散心,顺便锻炼一下长期未动的双腿,周围的下人全被遣走了只有朱御风和叶寻熙二人,在阳光下叶寻熙依靠着朱御风,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每一步都走在朱御风的心上,要治好叶寻熙的双腿,只得到北兴皇宫来取血莲,她的身份也是时候坦白了,从相识之初,朱御风就隐瞒身份,面对叶寻熙的坦诚她一直心有愧疚。

走了一些时辰,叶寻熙有些累了,用完膳后,朱御风觉得是时候了,她直视叶寻熙,目光炯炯,叶寻熙被她盯得有些奇怪:“诸葛这是作甚?你这看得我心慌。”

朱御风道:“自醉竹楼相遇之始,你我相识到如今,你一直待我不薄,坦诚用心,我待寻熙也是一片赤诚。”

“我自是相信诸葛。”

朱御风摇摇头:“我不叫诸葛风,我姓朱名御风。因身份之事,对寻熙一直心存愧疚,皇室中人难为,北兴新帝登基后我不想再次目睹朝堂的腥风血雨,远走他乡,各地游历,只是遇见了寻熙,又看见了昭国朝堂之势,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和你坦白。现下你的身子不日而愈,你大可回昭国去讨回公道,也可留在北兴休养生息,我派人去打探你家人的消息,我可以保证,只要你不做对北兴不利的事情,你在北兴无人可以对你不敬和伤害你。”她不是不信任叶寻熙,她毕竟是北兴的公主,她必须要对北兴负责,然而她心中对叶寻熙也是放心不下的。

叶寻熙不是不惊讶,不过自打入了这皇宫,叶寻熙心中就隐隐有些猜测,知道诸葛风身份不凡,只是未曾料到如此不凡,竟是北兴长公主,朱御风的事迹他远在昭国都有所耳闻。叶寻熙倏然仰天大笑,笑的朱御风不知所措,叶寻熙止住笑:“我竟然爱慕上北兴的公主,叶某不甚荣幸,不甚荣幸啊!”

朱御风听了这话更加不知所措了:“寻熙,我还是你当初认识的诸葛。”

“叶某不敢当,殿下纡尊降贵照顾我这么久,叶某感激不尽,只是昭国还有胞妹和家父,,叶某心中十分挂念,不日请辞回昭国。”叶寻熙语气平稳,似乎一点也没有受到这个消息的影响。

朱御风的心沉了沉:“寻熙不必和我生疏,我待寻熙的心天地可鉴。”

叶寻熙摇头叹道:“天地可鉴就是身份难言,叶某无福消受。”说完竟是摇摇晃晃的往外走,叶寻熙身体刚刚恢复,还没有完全恢复行动力,朱御风想要上前搀扶,顿了一会儿,止住了步伐。

叶寻熙不是那种冲动的人,他向来自诩冷情,除了父亲和妹妹,他对一切都很淡然,后来心悦诸葛风,却是受到欺瞒,一腔爱意被泼了盆冷水,北兴长公主隐瞒身份和昭国大将军之子交好,正常人都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

温玲儿正打算去给叶寻熙施针,宫中婢子在前头领路,温玲儿背着个医药包蹦蹦跳跳的跟着婢子,心情还算不错,远远的看着一个人跌跌撞撞的走路,身为大夫怎可能坐视不理,她拉住前面的婢子:“哎哎哎,你等等,我去那边看看。”

婢子没来得及拦住,温玲儿跑过来,叶寻熙两眼发黑,一头栽倒在地上,温玲儿和婢子连忙扶起叶寻熙,温玲儿看到这脸,奇怪道:“哎?这不是叶寻熙吗?”

婢子也是被叮嘱过的,听到叶寻熙的名字就知道这人是宫中贵客,不敢怠慢,朱御风也是派人盯着他的,知道叶寻熙晕倒早已在赶来的路上,看见温玲儿后驻足:“他就交给你了,我派几个人给你使唤,你务必好好照顾他。”说完竟是直接离去。

温玲儿施针后,叶寻熙悠悠转醒,温玲儿开心道:“你醒啦,感觉如何?”

之前叶寻熙有见过温玲儿:“是你替我诊治?”

“是啊!我厉害吧。你这身子骨多亏了我这厉害的医术,要不然怕是要废了。”温玲儿自夸道,早已将义父的嘱咐忘到九霄云外了,她对自己这次的表现十分满意。

叶寻熙来了兴味:“你的医术有多厉害呢?”

“你知不知道你这病情得用血莲做药引,血莲啊,可不是谁都能用得了的,当然是我医术高明,能够将这珍贵的药材物尽其用,并且想出的治疗方案十分完美,咳咳,当然也多亏了诸葛风啦,这北兴皇宫里血莲也就那么独一份儿,她算是给我提供的很大的帮助吧,要不然你才不会好这么快呢!”温玲儿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夸着自己的同时没忘记朱御风对整个治疗过程何等重视,只是一时口快直接唤诸葛风了,忘记她已恢复公主身份。

叶寻熙听了却沉默了,开始闭目养神。温玲儿这时识得眼色,知道对方要休息了,拎着自己的医药包:“好了,本小姐很忙,先走了。”

温玲儿走后叶寻熙缓缓睁开眼,心中百转千回,此刻冷静下来,想起朱御风的好,想起他们逃出生天的不易,曾经的患难真情,朱御风几次三番的舍命相救,她明明知道自己是昭国大将军的孩子,还如此的不离不弃,这算是生死之交了吧。

他知道有人在监视他,或者说是照看他,对着空气喊了一声:“我要见你们的公主,就现在。”

没多久朱御风就赶来了,她心中担心着叶寻熙的身体,焦急的神色已经布满面庞,推门而入伴随着询问:“寻熙,你身子是否不适?”

叶寻熙坐起身,朱御风连忙上前搀扶,叶寻熙道:“已经施过针了,好多了。”

朱御风松了口气:“好了就好。”想到之前叶寻熙的疏离,心中还有些无措,不知该怎么解释,隐瞒之事木已成舟,也无法挽回什么,是她辜负了他的坦诚信任。

叶寻熙的确气她的隐瞒,身份的隐瞒,名字是假的,他最气的就是朱御风的不信任,想他叶寻熙顶天立地,为保家门,韬光养晦,避开昭国朝堂的风起云涌,如此小心行事还是将一片真心错付,就算知道朱御风的真实身份,他也不会在乎,爱上他国的公主并不代表他就成了离弃家国之人,但是看见朱御风小心翼翼的表情,他还是心有不忍:“公主,我们重新认识吧,从头开始。”

说完竟是抱拳行礼道:“我乃昭国大将军嫡子叶寻熙,身无官爵,文略知一二,武不如家父,略懂些酿酒之术,不知公主可愿与在下结交?”

朱御风有些激动,她没有想到叶寻熙如此轻易的就原谅她了,只是从头开始是何意呢?朱御风无暇管这些,也回礼道:“在下姓朱名御风,乃当今圣上的胞姐,被赐予长公主的称号,平素爱舞剑饮酒,最爱饮醉竹酒。”

二人这般一本正经的相互介绍,对视一眼,忽然觉得搞笑,二人忍不住相视大笑,笑着笑着朱御风红了眼眶,虽无眼泪,但是心中百感交集,叶寻熙未忍住,将人揽入怀中,轻抚着怀中人的背:“好了,我已认识你了,之前的事情就过去吧。”

朱御风无声点头,只是默然埋在叶寻熙的怀中。叶寻熙觉得这样挺好,他不舍得朱御风黯然,就这样吧,重新认识,重新开始,不过一个身份而已,自己本就不在乎劳什子的大将军之子的身份,他只在乎父亲和妹妹,将朱御风紧紧地抱在怀中。

二人虽不像之前那般亲近,倒也不曾疏远,朱御风也不想把人逼得太紧,特意求了张圣旨,允许他在宫中走动,但是要下人全程陪同。

叶寻熙忍不住暗叹,没想到入了北兴皇宫竟然会有种自由自在的感觉,真是奇哉怪哉。这日正在御花园走动,有个太监来传旨,说是皇上要见他,叶寻熙虽入宫有些时日,但是还真是没正儿八经的见过皇帝,抬步跟上指路的太监。

朱衍川一直派人暗中监视叶寻熙,并将叶寻熙的动作汇报给自己听,觉得是时候会会这人了。

叶寻熙来到大殿,朱衍川少年意气,龙威正盛,叶寻熙行了个大礼,朱衍川免了他礼沉声道:“叶博是你什么人?”

“启禀陛下,叶博乃是家父。”

“那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

“自是知道,此处乃是北兴皇宫。”

“那你可知朕为何能容下你?”

“小民不知。”

“那你可知叶灵照是谁?”

“叶灵照是家妹。”

“王谌呢?可认得?”

“王谌是昭国太傅嫡子。”

“很好,如实以报,朕的姐姐对你青眼有加,朕自然是不会亏待你,所以朕派人去昭国摸了摸你的底细。”朱衍川这是要敲打敲打叶寻熙,他要让叶寻熙知道,即使在昭国,他也可以拿捏他。

叶寻熙心下波动,只是未曾表现在脸上:“不知陛下可否告知一二,小民十分挂念家父和胞妹。”

“你妹妹好好的,遭受了一轮追杀,不过王谌救了她,所以她现在已经在你父亲身边了,你父亲有破霆军在手,昭国目前无人敢动他,可惜了王谌那小子。”

“不知陛下说可惜了王谌是何意思?”知道父亲和妹妹无事心下稍安,那些人应该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命大到如此地步,竟入了北兴皇宫休养。

“王谌为了救你妹妹,牺牲了。”

“什么!王谌死了?”意识到自己有些失仪,“陛下赎罪,只是王谌之死让小民十分震惊,所以失了分寸。”

朱衍川见叶寻熙进退有度,还算满意,叶博将军的好名声也是传遍天下的,朱衍川也十分欣赏叶博将军,叶寻熙倒也是驸马的好人选,要是和昭国交好,也可□□定国,让北兴百姓过上安生日子,只是这昭国朝堂似乎不安定,看来得多派些人盯着昭国了。

朱御风匆匆忙忙赶到大殿,通传的声音还未落下,朱御风已经踏入了宫殿:“皇上!”

朱衍川看见姐姐如此匆忙的赶过来,心中明白了八分:“姐姐如此匆忙所为何事?”

“皇上,我未寻见寻熙,担心他的身体,所以出来寻他。”朱御风看见叶寻熙没事,赶紧应付朱衍川,真怕这弟弟拿那套帝王权术对付寻熙,他身子还未好透,她实在是放心不下。

朱衍川扶额:“姐姐,你是怕朕把他吃了吗?”

朱御风像是被说中心事的羞赧:“皇上说笑了,我只是担心叶寻熙的身体。”

叶寻熙被朱御风如此护着,完全被打动,只想握住朱御风的手。朱衍川挥挥手:“你们下去吧,朕不打扰你们了。”

告退后,朱御风离开宫殿,急忙问朱衍川有没有为难他,叶寻熙就把对话的内容复述了一遍,朱御风心中十分震惊,那个明朗的少年王谌竟然说没就没了,心中有些酸涩,虽然自己经历过血流成河之景,不过那都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可以四海升平,朝堂安稳,百姓安居乐业,该多好。

两人一同用过膳,朱御风想让叶寻熙早些休息就没有多聊,而是独自一人去处理一些事务。

朱御风回到自己的寝宫,刚踏入宫门,立马喝道:“谁!”

门梁之上飘落下一个瘦削黑影:“拜见公主!”

这是朱御风之前为了帮助弟弟夺位培养的隐秘势力,这群人全部是女子,武功非凡,最重要的是对朱御风十分忠诚。朱衍川登位后,朱御风功成身退,就将这隐秘势力留在垵州,暗中监视朝中大臣,帮助朱衍川稳住朝纲,朱御风派去对温誉一行人存疑,就是派的这里面的人去监视的。

朱御风摆手:“起来说话,打听到什么了?”

“启禀公主,属下打探到温誉对叶寻熙起杀心,温玲儿昨日出宫,温誉得知温玲儿将叶寻熙医治好十分震怒,将温玲儿训斥一番,二人发生争吵,属下也是在他们争吵的过程中得知的,温誉希望……”

“说。”

“希望助您荣登大宝,觉得叶寻熙会阻碍计划,所以想除之而后快,只是之前为了获取公主的信任,所以为叶寻熙吊着一口气,没想到叶寻熙内力深厚,自己醒来了,而温玲儿又助叶寻熙恢复身体,所以现在被温誉幽禁了。”

朱御风没想到温誉打的这个算盘,只是为何要自己登上宝位,当今皇上是自己的亲弟弟,温誉如此做是何目的?

“你继续监视,有任何异常立即回禀。”

“属下领命。”

等人走了,朱御风苦思温誉的目的,看得出来温誉没有害她的心思,从在昭国开始,温誉就一直保护自己,只是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温誉能力不凡,若是有不轨之心对北兴绝对是一大祸害,要是忠诚于北兴皇室,对北兴也是百利无一害,从他培养的温玲儿、温柯就知道此人不简单。为今之计也只能等监视的人得到更多的消息才能知道,看来明日要出宫去会会他们了,顺便将温玲儿领回来。

一大早,朱御风没有惊动其他人,自己换了身男装就出宫直奔温誉一行人的住处。温誉看到朱御风显得非常高兴:“公主……公子突然造访,老夫甚是开怀。”

“温叔言重了,出了宫我还是那个诸葛风。”

温誉摸了摸胡子,哈哈笑道:“不可不可,公子身份尊贵,老夫不敢。”

朱御风若无其事的问道:“我最近身体不适,本想寻温玲儿给我把个脉,结果得知她出宫了一直未回,这不,我上门来求诊了。”

温誉一听朱御风身体不适,立马急了:“柯儿,去把玲儿叫过来。你身子何处不适?”

朱御风本就是胡乱诌的,温誉这焦急的关切眼神让朱御风好不自在,避开温誉的眼神:“不是什么大事,不是大事。”心虚的摸摸鼻子,温玲儿急忙跑过来,一把环住朱御风的手臂,朱御风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冷静一些。

温誉瞪了温玲儿一眼,温玲儿往朱御风身后缩了缩,朱御风朝温誉微微一笑:“多谢温叔了,我可能还要借玲儿几天,宫中还有个病患等着施针呢。”

听了朱御风的话,温誉神色不明,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那当然没有问题。”

朱御风点点头:“多谢温叔了。”人是要到了,但是立马走似乎不太合适,朱御风就和温誉闲聊了一会儿,聊着聊着就误了时辰,就留下用膳了,不过朱御风心中挂念宫里的叶寻熙,所以不再耽搁,直接回宫。自始至终,都没有注意到角落里温柯隐秘而复杂的注视。

回到宫里,立马就去寻叶寻熙,反正要施针,就让温玲儿一道去了,叮嘱温玲儿:“我把你救出来你可要好好为寻熙医治,要是让我知道你不尽心,你仔细你的小命。”

温玲儿打了个哆嗦:“你们一个个的怎么都这么凶,医者父母心,我当然会尽心尽力。”

“嘁,还父母心,你个小丫头真是伶牙俐齿。”其实和温玲儿聊天还是蛮开心的,毕竟身边同龄的女孩儿太少,温玲儿性子又和叶灵照有些像,自己还蛮喜欢这个小丫头的,一身的医术十分高明,要是能为自己所用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那是本姑娘聪明机智。”

“你要是在你义父面前也如此会耍嘴皮子才厉害。”朱御风淡淡的瞥了温玲儿一眼。

温玲儿立马讨饶:“哎呀,好姐姐,我错了,你看看你这么吓唬我,我待会怎么专心施针呀!”

朱御风摇摇头,无奈道:“好好好,怕了你了,不过你知不知道你义父为何这么看重我?”朱御风想看看能不能从活泼的温玲儿口中套出话。

“因为你们家对义父有恩。”

“仅此而已?”朱御风有些不信。

温玲儿耸肩:“是啊,反正义父不会害你的,他对你好都来不及。”

朱御风诧异道:“为何你如此笃定?”

“因为你们家对义父有恩啊。”温玲儿又重复了一遍。

朱御风知道怕是问不到更多的东西了,也没有继续追问,只能在心中暗叹,这温誉真是不得了,连这么单纯的温玲儿都这么守口如瓶,要想追查还是得费一番功夫啊。

叶寻熙早上起床直到用完午膳都没有见到朱御风,心头有些失落,朱御风领着温玲儿来寻叶寻熙,感受到叶寻熙望眼欲穿的神色,心中暗喜,喊道:“寻熙。”

“你来了。”叶寻熙故作平静的语气怎么都掩饰不了心中的愉悦。

温玲儿翻了个白眼,绕过挡在自己面前的朱御风,道:“本姑娘来给你施针了。”

叶寻熙这时候才看到有外人在,收起神色:“多谢姑娘。”

朱御风莞尔一笑,注意到叶寻熙发红的耳根,心中甜蜜极了,温玲儿自然不会顾虑这温情的氛围,大大咧咧的自己找了个凳子坐下:“容本姑娘喝口水,就给你施针。”

“好。”

施完针温玲儿被朱御风打发走了,朱御风带着叶寻熙慢悠悠的在花园里走着,叶寻熙道:“公主,我近日感觉身体有些异样。”

朱御风一听这话立马紧张起来:“怎么了?你身体可有不适?”

“不用紧张,我虽然发现自己丹田已空,但是这几日每次施完针,自己经络更为通畅,重新练习以前的内心口诀,发现内力比之以前更为深厚,甚至身体也比以前更好了,相信假以时日,我的武功会更上一层楼。

朱御风缓缓吐出一口气:“那就好,那你就好好练习,早日恢复武功。”

“好,待我恢复之时,你愿意让我离开吗?”

“寻熙这是何意?”

“我放心不下灵照和父亲。”

“我和你一起吧,在这北兴有我在很多事情方便不少。”

“公主要是愿意,我当然是求之不得。”

朱御风悬着的心落了回去,只要寻熙没有对自己产生芥蒂就好,到时候自己就陪着他一起去寻灵照他们,反正离玥大哥也近,还可以顺路再去看一下玥大哥。

架空
相关阅读
叶寻熙朱御风在线阅读 叫浮尘清欢的小说阅读

叶寻熙朱御风在线阅读 叫浮尘清欢的小说阅读

星期五到了,小编推荐远上寒山石径斜的新书《浮尘清欢》这本主角是朱御风叶寻熙的小说,剧情细致严谨,但想象力又不失丰富,这使得《浮尘清欢》这本小说迅速在新书榜上有了名气,下面是《浮尘清欢》的最新章节,一起来看看吧!

09-18
浮尘清欢小说阅读 主角叶寻熙朱御风小说

浮尘清欢小说阅读 主角叶寻熙朱御风小说

在今天这个日子里,不看看远上寒山石径斜的新书《浮尘清欢》简直就是亏大了,主角叶寻熙朱御风的情感历程和别人不同,总是能牢牢地抓住读者的心弦,实在是感谢远上寒山石径斜能创作出《浮尘清欢》这样的作品。

09-18
叶寻熙朱御风最新章节 浮尘清欢章节阅读

叶寻熙朱御风最新章节 浮尘清欢章节阅读

马上就到周末了,《浮尘清欢》怎么能不看呢?网络作家远上寒山石径斜精心准备的新书,可不是一般小白文能够匹敌的,叶寻熙朱御风的故事格外的具有吸引力,不信?那你就快来829阅读看看《浮尘清欢》吧!

09-18
远上寒山石径斜章节阅读 叶寻熙朱御风小说在线阅读 浮尘清欢

远上寒山石径斜章节阅读 叶寻熙朱御风小说在线阅读 浮尘清欢

周五来了,小编早在叶寻熙朱御风的矛盾爆发之前,就已经看出来了《浮尘清欢》的剧情走向,这并不是小编有什么预知能力,而是远上寒山石径斜早已通过剧情伏笔将朱御风叶寻熙的命运展现了出来,829阅读已经准备好了《浮尘清欢》的在线阅读地址,快来看看吧!

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