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上寒山石径斜章节阅读 叶寻熙朱御风小说在线阅读 浮尘清欢

来源:西西图吧       编辑:远上寒山石径斜
2020-09-18 16:20:00
点击:
55

周五来了,小编早在叶寻熙朱御风的矛盾爆发之前,就已经看出来了《浮尘清欢》的剧情走向,这并不是小编有什么预知能力,而是远上寒山石径斜早已通过剧情伏笔将朱御风叶寻熙的命运展现了出来,829阅读已经准备好了《浮尘清欢》的在线阅读地址,快来看看吧!

远上寒山石径斜章节阅读 叶寻熙朱御风小说在线阅读 浮尘清欢

第十六章柏城再聚 ,任务艰巨

朱御风在计划陪叶寻熙去找叶博将军和灵照的时候,对朱衍川更为愧疚,踌躇着该如何和弟弟解释。

在这皇宫里就没有朱衍川不知道的事,更何况朱御风也不曾故意要隐瞒什么。这日朱衍川早早的下了朝,眉头紧锁,朝堂事务真是扰人心神,和朱御风在花园不期而遇,有些惊喜:“姐姐。”

朱御风早就看见了满脸忧思的朱衍川,应道:“参见皇上,不知皇上在想什么呢?”

“姐姐莫要取笑朕,还是朕太年轻,遇到棘手的事情还是颇为忧愁。”朝堂上的事情朱衍川不想拿来打扰朱御风,姐姐难得回来,朱衍川自然是希望她能够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就好。

可朱御风又何尝真的是一无所知呢,之前朱徽玥早已在她回垵州的时候暗示过她北兴有事,心疼的看着朱衍川:“是姐姐忽略了你,回了垵州也不曾好好陪你。”

朱衍川只是笑道:“姐姐为朕和北兴做的已经够多了,所以姐姐不需要有任何心理负担。”

“你别安慰我了,是我的疏忽,我手上有一帮手下,全是女子,我相信你早已知道,你施行的那些女子入学之类的举措,这些人可助你一臂之力,我带回来的温誉那一行人你要多注意,若无反心,他收养的那些孤儿也可用,但是温誉暂不可用,此人得防。他是母妃娘家那边的人,逃难去了昭国,是敌是友还需考量。你能够将母妃当年提出的政策加以实施,母妃九泉之下定然安慰。”

朱衍川无奈道:“姐姐,你就这么不放心朕。”

朱御风摇摇头:“当然不是,我只是心疼你如此疲累,北兴这个沉重的担子交给你一个人,而我多有疏忽,总归是委屈你了。”

“姐姐说的,朕会仔细考虑,母妃的政策朕势在必行,定然要好好推进实行的。只是内纲未稳,边疆又有骚乱,二皇兄守着柏城,不能妄动,朝中又无可用之人,朕也是甚为忧虑。”

“不是选拔了很多人才么?”朝中不少新人,都是朱衍川培养出来的属于自己的势力,老臣毕竟上了年纪,朝廷需要更多的新鲜血液。

朱衍川直截了当道:“朕提拔的那些人大多是年轻人,缺乏历练,目前难担大任,朕还是想派老臣稳妥些。”

朱御风觉得朱衍川说得有理:“的确,要是这些人殒命对朝廷也是损失。可是那些将军大多年迈,那些将军的子孙又在先皇的打压之下不敢用心栽培成武将,真是后继无人啊,哎……”

“朕一定要开辟北兴盛世,姐姐,朕去处理政务了。”不知道朱御风那句话激励了他,朱衍川忽然豪情万丈。

朱御风看着朱衍川离开的身影,自己也陷入思索之中,朱衍川提□□的那些人,自己决计不能有往来,以防形成朋党之争,但是边疆之事不得不理会。朱御风很快敲定主意,与其在垵州处处避嫌,不如自己亲自出马。

朱衍川还是把朱御风的话听进去了,立马将朱御风所言吩咐了下去。叶寻熙见朱御风陪自己散步的时候一直愁眉不展,叶寻熙旁敲侧击:“公主是遇见了什么棘手的事情吗?”

“唔,寻熙。”朱御风沉吟了一下,唤了声叶寻熙。

“恩?怎么了?”叶寻熙扬声问道。

“你不必一直唤我公主。”朱御风觉得过去这么久,可以摊开说了。

叶寻熙的步子迟疑了一下:“你身份尊贵,我只是寻常百姓。”

朱御风摇摇头:“寻熙,我如此待你,你还不知吗?非得说这种话来刺我?”朱御风自知欺瞒身份理亏,所以一直小心翼翼的对待叶寻熙。

看朱御风似乎有些黯然,叶寻熙也跟着难受,解释道:“我没有要刺你的意思,只是出在这皇宫,你就是公主,我是个平民,还是个他国平民,终究要注意这些礼数。我若是生气介意,就不是现在这番景象了。”

朱御风再次问道:“你是说你完全不介意了?”

“当然,我已经气过了,想通了,就没事了,更何况我和你是经历过几次生死的,有着过命交情,你对我又如此贴心照顾,不曾做过伤我害我之事,我有什么理由生你的气呢?所以你就别自找烦恼了,你就因为这个愁眉不展?”叶寻熙问道。

“有一部分吧,觉得和寻熙生疏了不少,而今却是放心了,我现下忧的是北兴边关百姓。”

“遇到何事?”

“边疆有骚乱,内纲未稳,皇上忧思甚重。”

叶寻熙沉思一会儿,道:“此事不宜张扬,以防他国知道趁机而入,只能先暗地打探,但也不宜拖着,宜早不宜晚。”

朱御风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所以决定亲自去。”

叶寻熙不甚赞同:“你回来不久,这么快就走,皇上会答应吗?”

朱御风苦笑:“我何尝不知道相聚的时间太少,只是北兴需要我这么做,而且皇上培养的新人还没有成熟,老臣要坐镇垵州,而且年纪大了,只有我可以暗中去帮助皇上解决这件事情。”

宫中萧瑟,朱衍川看着偌大的宫殿,独自酌酒,他不想去打扰陪着叶寻熙的姐姐,看见桌案上的奏折,也没有批阅的心情,赶走了所有的下人,形影单只,好不可怜。

忽然一阵花瓶碰撞的声音,朱衍川立马警觉:“谁!”他早已吩咐不许进来打扰,无人敢抗圣命,何人如此大胆闯进来。

微弱的声音传过来:“救命……”

朱衍川拿起佩剑缓步走进,小心翼翼的往前探了探。一个瘦弱的女孩儿窝在那儿,身上、脸上布满伤痕,一双大眼盛满了惊恐,但是在暗处异常明亮。

“你是何人?”朱衍川尽量将自己的语调放缓,不想吓到她。

小女孩儿怯弱的说道:“我……是宫女。”说完立马垂下双眼。

朱衍川知道自己应该喊侍卫来带她下去好好审查,但是那一丝的恻隐之心占了上风:“你为什么在这里?”

小女孩儿低下头:“我太饿了,出来找饭吃,然后就迷路了。”

这宫里布满侍卫,一个小女孩儿怎么可能能到这儿来,朱衍川心中存疑,先扶她起来,给了她一些糕点和茶水:“这里有些吃食,你先吃一点。”

小女孩儿害怕的不敢伸手,试探的捏住一块糕点迅速的放入口中,看朱衍川没有其他动作,抱过盘子狼吞虎咽起来,朱衍川看见她似乎噎住了,好心的给她倒好茶水递过去:“慢些吃。”

将一整盘糕点都吃完后,打了个饱嗝,小女孩儿抱住空盘子没有其他动作,这脸都快埋进去了,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羞的。

朱衍川看着缩成一团的女孩儿,安抚道:“你是哪里的宫女啊?”

就这样问一句答一句,朱衍川差不多知道前因后果的,一个刚刚进宫的小宫女,还没有分配,只是在宫中嬷嬷那边学规矩,因为性子软弱,个头又小,受到了其他人的欺负,嬷嬷看她畏畏缩缩的也是十分不顺眼,重要的是不会送些好物件儿来讨嬷嬷欢心,所以被欺负的更厉害了,今日真的是饿狠了,也真的是运气好,竟然没有被侍卫逮住,从年久失修的墙洞里钻了出来,翻窗进了自己这儿。

反正今日也不想处理政务,干脆就不批奏折了,喊来宫女送来一套新的衣服,还让太医来医治。

消息很快传遍宫中,朱衍川心中想的却是,他如此努力治理国家,却连个皇宫都管不好,这种恃强凌弱之事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发生。过了几日,不仅宫中知道,不少大臣也听见了风声,大家这才意识到,这位铁血手腕的少年帝王后宫至今空无一人。朱衍川的上位建立在鲜血之上,登基后各种改革、政策让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强硬的做事风格更是让人心生敬畏,完全让人没有空暇去思虑后宫这点事儿,不过现在这事儿传了出来,不少大臣的心思活络起来。

朱御风自然也是有所耳闻,朱衍川气冲冲的在御花园里走着,朱御风看着好笑:“皇上。”

听见姐姐的声音,朱衍川顿住步伐:“姐姐!”

“听说朝上有人抢着给皇上送女儿?”

戏谑的语调惹恼了朱衍川:“姐姐!”

“我家衍儿长大了,可有心悦的女子?”

朱衍川板着脸:“边疆之事还没有解决,朝中那些老东西就想着充盈后宫之事,怎的姐姐也提这茬?”

朱御风看朱衍川是真的恼羞成怒了,也不再逗他:“好了好了,说正事儿,我请命负责平定边疆之事。”

“不可。”朱衍川拒绝的也很干脆。

御花园里姹紫嫣红,姐弟二人无暇欣赏,任朱御风如何分析利弊,朱衍川都不同意。朱衍川纠结道:“朕就剩你一个亲人,不能让你冒险。”

“就因为我是你唯一的亲人,所以这些都是我该做的,我不可能置身事外的。”

“朕不答应。”

“等你有了心悦的女子,诞下龙子,我们就会有新的亲人了。”

“朕不答应。”朱衍川的态度很坚定。

朱御风看朱衍川如此顽固,也没有继续说这件事,聊了些其他事情就分开了,朱御风觉得还是另寻时机再提及。

北兴的皇宫显得有些肃清,先帝在时,更为奢华,自朱衍川登基以来,以身作则,缩衣节食,为了充盈国库支撑政策的实行,朝中上下纷纷效仿,在百姓中被传为佳话,只是朱衍川生气的原因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竟有欺凌弱小、滥用私刑之事,那宫外之处不是更为猖狂,本来小女孩儿这事情不必如此大张旗鼓,但是朱衍川就是想把这件事情闹大,杀鸡儆猴。

这边朱衍川大刀阔斧的施展着,这边朱御风带着叶寻熙去拜访自己师父,好久没有出宫了,回来这么久还没有去拜见师父,真是失礼。

朱御风低调行事,带上叶寻熙和几个护卫就出宫了,朱御风想着还没有带叶寻熙看看北兴的风土人情呢,就在街上逛逛,顺便买些礼物带给师父,好像还剩一点醉竹酒,带过去给师父。一伙人乔装打扮了下就出发了,朱御风就穿了一身北兴民间女子的服饰,北兴服装较之昭国,窄袖贴身,别有一番风味,叶寻熙觉得自己又心动了一下。

叶寻熙也是期待万分,自从死里逃生,自己就没有真正的放松过,看着垵州城里一片繁盛之景,难得的是竟然还有不少的姑娘在大街上来回走动,不遮面、不坐轿,穿着北兴特有的服饰,俏生生的走动着,要知道在昭国能活的那么自由自在的,目前为止叶寻熙只见过自家妹妹能这么潇洒,不拘小节。

街上的铺子不少书馆,叶寻熙很好奇,询问:“公……呃,那个为何街上如此多的书馆?”

朱御风解释道:“唤我御儿就好,这些书馆有朝廷资助而建,可买书,也可交少量押金在馆内直接读书,最重要的是,穷人家的孩子可以免费进来看书,尤其是女孩儿,朝廷鼓励女子读书学习。”

“鼓励女孩儿?”叶寻熙不知其中意。

“不管在哪里,女子的地位终究是被压制的,但是世上比儿郎强的女儿郎又岂在少数,当今圣上开明,排除万难,为北兴女子提供学习报国的机会,女孩儿不再是养在深闺中,以夫为天,可以有自己的选择。”朱御风为自己的弟弟感到自豪,北兴有现在的转变衍儿功不可没,提高女子地位简直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

叶寻熙内心震动:“没有遇到阻碍吗?”

“当然不是容易的事,现在这些是为了女子入学做铺垫的,以后肯定会慢慢进步的。”

叶寻熙感慨:“北兴之盛怕是要从现在开始了。”

朱御风笑而不语,漫步在街头,叶寻熙感受到这个国家欣欣向荣的姿态,昭国啊,却对他赶尽杀绝,真是讽刺啊。

时间差不多了,朱御风让侍卫留在山下,自己带着叶寻熙上山了,朱御风有些担心叶寻熙的身子:“我们要爬上去,你吃得消吗?”

叶寻熙摇头表示无碍:“我恢复的很好,而且身子骨比以前更好了,走吧。”

这山处处相同,朱御风对这一带很熟悉,七拐八绕的让叶寻熙都晕了,大概走了半个时辰,天都快黑了,朱御风缓了口气:“快到了。”

这山上环境清幽,茂密的青树是天然的屏障,地面铺满了绿色植被,早年被走出来的小路早就重新被覆盖了,如果不熟悉这里的环境,非常容易迷路,叶寻熙紧紧地跟着朱御风。

一道低沉的声音从远处响起:“来者何人!”

这四个字被赋予了内力,十分震慑人心,叶寻熙根基未恢复完全,竟是被这声音震的后退一步。

朱御风眼疾手快,扶住叶寻熙,也丹田运气,喊话道:“师父!是我!”

山上回荡着朱御风的声音,封易旸踏风而来,无人能够看得清他是如何过来的,等他站定的时候,就已经在你的面前,周遭的花草树木不动分毫。

朱御风拱手道:“徒儿拜见师父。”

叶寻熙也赶紧行礼:“晚生叶寻熙,见过前辈。”

封易旸不是个注重礼节的人,是个纯性情中人,他摆摆手:“何来这些虚礼,你旁边的是谁?”

封易旸直勾勾的打量着叶寻熙,脚步虚浮,中气不足,封易旸也不打声招呼,直接点了叶寻熙几个穴位,又探了一下筋骨,叶寻熙毫无还击之力,仅仅是片刻发生的事。

朱御风立马急了,挡住叶寻熙:“师父这是作何?”

封易旸冷冷的哼了一下,不甚开心道:“能让你带来见为师的,为师能耐他何?这般防着师父,哼!”

说完也不理他们二人,直接转身就走,当然不是真的不管他们,要不然运上内力早就没影子了。

朱御风拉上叶寻熙赶紧跟上,看着封易旸的步子越来越快,哭笑不得,师父这是闹情绪了?

好不容易抵达目的地,一方院子出现在眼前,朱御风低声和叶寻熙道:“我在这里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

叶寻熙没有多问,这前辈看上去正在气头上,不宜惹恼,朱御风又和他窃窃私语了一阵儿,叶寻熙只是默默点头。

封易旸内力深厚,自然是把朱御风的声音全都听了进去,气的吹胡子瞪眼,来拜见师父,把师父晾在一旁,这什么道理,好生气!

叶寻熙扯了扯朱御风的袖子,朱御风询问的看着叶寻熙,叶寻熙示意她看封易旸,封易旸在院子门口停住步伐,朱御风好笑的看着这个老顽童的背影,将背在身上的礼物包裹扔了过去,封易旸飞身接住。

朱御风朗声道:“师父别气了,这是带给师父的见面礼。”

“哼,还记得有个师父就好。”故作严肃的语气和脸上喜滋滋的表情极为不协调,但是脚下步伐轻快许多。

自小朱御风就渴望父爱,是师父在她最落魄的时候给她帮助和温暖,亦师亦父亦友,封易旸是她现在最在乎的长辈。

朱御风把从山下带上来的美食摆好,叫来师父和叶寻熙。封易旸一屁股坐下来,看站在旁边的叶寻熙越看越不顺眼,一幅吹胡子瞪眼的模样,叶寻熙真是进退两难,朱御风对封易旸道:“师父,给你的见面礼里面有一瓶佳酿,配上这些佳肴岂不妙哉?”

“甚好甚好,还是乖徒儿疼我。”

朱御风微微一笑:“寻熙,去给师父取来。”

叶寻熙摸摸鼻子去拿酒来,取好放在桌上,顺势坐了下来,朱御风为封易旸倒了一杯酒:“师父请用,看看喜不喜欢。”

封易旸小酌一口,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不错,我还从未喝过这种口味的酒。”

“这个呀可是寻熙研究出来的呢。”朱御风试图帮叶寻熙说说好话。

封易旸瞥了叶寻熙一眼,不屑道:“小子还是有两下子的啊,就是身体太弱,怎么能护好我家这个傻徒弟?”

这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对朱御风的疼爱之情,叶寻熙不知如何解释,还未等叶寻熙想好如何接话,封易旸的筷子就飞了过来,叶寻熙匆匆挡下,二人你来我往过招许久,封易旸才放过叶寻熙:“小子功夫应是不错的,怎的身子骨这么弱?”

叶寻熙恭敬道:“多谢前辈赐教,晚生前些日子受了点伤,只需些时日即可恢复。”

封易旸也不那么气了,三人热热闹闹的吃了顿饭,外面天色已晚,叶寻熙和朱御风就留宿了。

天蒙蒙亮,朱御风起床准备了些早膳,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也无法在师父身边尽孝,忽然有些辛酸。

封易旸一直有起床练武的习惯,叶寻熙也不是贪睡之人,两人过了几招,封易旸心中还是有些满意的。一身大汗的二人归来,桌上已经摆好饭菜,朱御风道:“都去洗洗,洗好过来吃早膳。”

二人应了声好,吃饭过程中,封易旸又在武功上提点了叶寻熙几句,离别之际,朱御风不舍道:“师父可愿意随我下山?”

“傻徒儿,我孑然一身,在这里乐得清闲自在,山下俗世多烦扰,红尘灼眼浮华耀。闲云野鹤随风飘,几番去留瑟潇潇。徒儿,莫忘初心,为师等你上山共饮。”

朱御风深深地作揖:“徒儿谨记师父教导。”

侍卫在山下等了一夜,其中一个在朱御风耳边说了一句话,朱御风脸色变了变,一行人匆匆回了宫。

因为刻意加快了速度,所以很快就回了宫,朱御风让叶寻熙先去休息,自己脚下生风去寻皇上。

皇上竟然要纳妃,都没有和自己商量一下就做决定了吗?朱御风得到通传立马步入了宫殿,就看见一个小姑娘立在朱衍川身旁为他磨墨,朱御风顿住步伐,不忍心去打扰眉眼含笑的朱衍川。

朱衍川放下朱笔:“姐姐。”

“本宫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因为朱衍川的恩宠,所以朱御风很少行如此大礼,尤其是这种私下的时候更是随意,所以朱衍川一直唤她“姐姐”而非“皇姐”,朱御风也常常自称“我”,而非“本宫”。

朱衍川见朱御风真的是行如此大的礼,立马从凳子上起身,走到朱御风身边,一边扶起朱御风,一边说道:“姐姐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

“谢皇上。”朱御风顺势起身。

朱衍川闻声,脸色有些僵硬,朝小姑娘挥手道:“你退下。”

直到殿中只剩下姐弟二人,朱衍川才再次开口:“姐姐你今日怎么了?”

“皇上长大了,可以为我撑起一片天了。”朱御风略微哽咽。

朱衍川有些动容:“姐姐,你这是怎么了?你是朕唯一信任、亲近的人,朕能够为你做到的,一定都会帮你做到,母妃不在,就只剩下我们相依为命了。”

朱御风质问道:“那你纳妃之事为何不与我商量,怎可将人生大事决定的如此草率?”她知道的时候还是很低落的,都说长姐如母,她真的很疼爱这个弟弟,有了心仪的姑娘当然是好事,这大概和吾家有女初长成就被拱了的感受有些类似。

朱衍川这才明白朱御风生气的起因,估计有风声传到姐姐的耳朵里了,朱衍川解释道:“姐姐永远是朕唯一的姐姐,那些风声是朕派人放出去的,不过是在朝堂上的把戏罢了,放个鱼饵而已,朕的婚事怎可能是单纯的婚事,一定是权衡利弊之后的结果。”

朱御风听了心疼极了:“不!你可以选择心爱的女子,你站在权利巅峰之处,就能给你心爱之人现世安稳,姐姐会帮助你的。”

皇上的宝座历代都是建立在血肉之躯之上,付出那么惨烈的代价登上宝座,然而其中的孤独寂寞、勾心斗角只有自己才能体会,至高无上的权利和自由无忧的生活是不可能共存的,朱衍川从未期待所谓的爱情,姐姐能够拥有爱情就好,自己就守好北兴就行了,那个被自己救下名叫蔡雪悦的女孩也注定要牺牲于权利的争斗之中。不想朱御风担心自己,朱衍川宽慰道:“好了,姐姐,你就别跟个老妈子似的,你的亲弟弟就这么恨娶吗?”

这委屈巴巴的语气成功逗乐了朱御风,朱御风又是心酸又是欣慰,还是咬牙道:“那我有个请求。”

“姐姐直接说就好。”

“我请命去处理边疆之事。”朱御风见朱衍川想打断自己,强硬的继续道:“你无需多说,我这次一定要去,再这么拖下去绝非良策,我会保护好自己。”

朱衍川紧皱眉头,朱御风三番五次的提起这件事,态度很坚定,朱衍川道:“朕还是不放心,刀剑无眼,朕不能让姐姐再次身陷险境……”

“你有更好的人选吗?”

朱衍川痛恨道:“朕只怪自己无能,成长的太慢,朝中大臣老的老,少的少,是朕无能。”朱衍川恨恨的一拳砸在桌子上。

朱御风急忙拦下:“好了,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我带寻熙上街,他着实惊着了,夸赞咱们北兴有盛世之态,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的,一步一步来,我会将温誉一行人带走,把他们留在垵州我不放心,反正也缺人手,就看看他们有没有资格为北兴效力了,我这次会暗中行动,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朱衍川闻言,有些松动:“姐姐你一定要确保自己的安全。”

见朱衍川有妥协的意思,朱御风趁热打铁:“那是当然,我屡次请命就是有把握的,这次行动不宜惊动太多人,所以不能从垵州这边调太多人,我去找二皇兄借些人马。”

朱衍川叹了口气:“终究要劳烦姐姐了,朕暗中调配两千精兵给你,乔装后分批到柏城,你就先去二皇兄那边吧,便于掩人耳目。”

“不可,两千人数太多,两百人就够了。”

“不行,朕觉得两千精兵都嫌少。”

朱御风就这么一言不发的看着朱衍川,朱衍川原本僵硬的背慢慢松弛:“两百人太少了,本来朕就不放心,你还不让朕派人护你。”

“五百。”

“一千?”

“四百。”

“好好好,就五百人,五百人,就这么定了。”堂堂一国之主,这样真的一点都不威风。

得偿所愿的朱御风心情舒畅了,姐弟二人又絮絮叨叨的聊了很久,直到夜深才各自分开,可怜了叶寻熙,又是一个人休息了好久。

朱衍川并没有将这件事公之于众,让心腹亲自点了五百人,朱御风也没有闲着,忙前忙后的筹划着。叶寻熙的身体恢复的不错,尤其是得到封易旸的指点,功力是更上一层楼。

朱御风还没有过几天安逸的日子,就又带着人马悄然启程。叶寻熙看着北兴那个高高在上的帝王,一身龙袍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明明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却显得那么寂寞,他站在宫门边,默然看着朱御风打马而走,他们爱着同一个人,是北兴尊贵的长公主,自己得到这份珍贵的感情,是上苍垂怜,叶寻熙心中暗下决心,自己绝不辜负朱御风。

直到看不到那一行人的身影,朱衍川才带着心腹回宫。朱御风心中也不好受,叶寻熙拍马到朱御风身边,低声道:“我会在你的身边的。”

朱御风忽然道:“你想灵照吗?”

叶寻熙一愣,没想到朱御风忽然提这个,过了会儿才说道:“想,很想,也很担心她。”

朱御风愧疚道:“你现在身体恢复的不错,要不要去找灵照?”

“我是担心灵照,我走之前将暗卫全派给了她,我想他们应该会好好护着她,我现在同样很担心你。”

“我们会先去柏城,叶将军在那边,到时候去看一下吧。”

将心比心,朱御风同样喜欢那个可爱灵动的叶灵照,如今叶寻熙在北兴呆了不少时日,应该耽误了很多事情吧。叶寻熙觉得朱御风对他一直面面俱到,照顾得很好,心下微动,道:“是时候带你去见见我父亲了。”

朱御风本来只是想让叶寻熙报个平安,让家人知道自己的状况,哪里知道叶寻熙想到这茬上去了,耳尖泛红,不语。

沿途叶寻熙看着北兴的壮丽山河,只觉得气势磅礴、豪气顿生,北兴真是个让人心胸开阔的地方,这里的人是大碗喝酒,大碗吃菜,这里的景色是大河大山,大路大屋,不同于昭国的秀丽之景,这里从内到外都显露出一种利落大气的感觉,叶寻熙来时不曾仔细瞧过,如今身子骨恢复了,整个人精神抖擞,比之以前有过之而无不及,五官的感知也更为敏感,周身内力也更上一层楼,看来这次真是因祸得福。

跟在后面的是温誉一行人,他们在朱御风和叶寻熙身后,温誉看着叶寻熙和朱御风并肩而行,神色阴鸷,眼底是深藏的杀意,叶寻熙如今非比常人,立马感受到这视线,向周围扫视一圈,并没有发现异常。温誉立马神色如常,平静的注视前方。

朱御风想尽快赶到柏城,所以一直在赶路,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多有武功在身,赶些路也无妨,只是整个队伍只有两位女子,一位是朱御风,另一位就是一直叽叽喳喳的温玲儿,马车太慢,所以全是骑马的,温玲儿刚开始还兴高采烈的,她自认为是江湖儿女中的一员,所以前几日骑马的时候心中还觉得颇为豪气,只是没过四天,她就吃不消了,大腿和屁股都磨破皮了,要不是自己会医术,多准备了些药膏,要不然这双腿怕是要废了。

“哎呀,好累啊!”温玲儿又开始叫嚷。

温柯也是心疼这个妹妹:“你再忍会儿,待会儿就能休息了。”

温玲儿不满道:“每次就休息那么一小会儿,我腿快废了。”

温誉冷哼:“莫要胡闹!”

被温誉这么一哼,温玲儿缩了缩脖子,其实温誉也觉得疲惫非常,毕竟上了年纪,只是觉得自己不能拖了朱御风的后腿。

朱御风就是想看看这些兵能够承受到什么样的地步,倒是忽略了温誉他们,看到这几百人一直保持着纪律严明、步伐一致,心中甚为满意。

“原地休息半个时辰。”朱御风命令道。

温柯踌躇了一会儿,还是鼓起勇气上前。朱御风正在喝水,看到温柯立在一旁,轻轻嗯了一声,尾调上扬,温柯觉得自己心跳漏了一拍,稳了稳心神,温柯才道:“家妹奔波劳累,骑马数日,身体实在是吃不消,不知……公主能否通融一下,多歇一会儿。”

朱御风点点头:“是我疏忽了,只顾赶路,不曾考虑周全。”

温柯急忙解释:“不不不,当然是正事要紧,是我唐突了。”

朱御风笑道:“你不必如此慌张,玲儿救了寻熙的命,我自然该客客气气的待她,我等会儿就去安排,你且放心。”

“公主言重了,温柯在此多谢殿下。”

“不必客气。”

“温柯告退。”

温柯转身离开,抚了抚胸口,他语气平稳,天知道他的心跳有多快,有多紧张。叶寻熙此间一句话都没有说,在温柯离开后才开口:“那人和你说话挺紧张的。”

“恩?”朱御风没懂叶寻熙的意思。

叶寻熙将水袋放好:“恩什么,我说那人看你的眼神不对。”

朱御风咽下水,捂嘴呵呵笑起来,声音清脆,一点都不复之前领兵时的冷冽严肃,明明天气还带有冬末的冰凉,朱御风微微一笑,周围都暖了起来,叶寻熙表情缓和了些,朱御风压低声音:“你莫不是吃醋了吧?”

叶寻熙缓和下来的表情顿时不自然起来,强硬的解释道:“在下不爱吃酸,喜甘。”

朱御风再不是低笑,笑得更开坏了,惹得不远处的士兵和温誉他们都看了过来,朱御风感受到那些好奇的视线,才抑住笑意,只是眉梢依然带着轻快的神采。

半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朱御风想将温玲儿收为己用,她虽然看重温誉的能力,只是温誉此人心思不纯,自己无法完全信任他,而温玲儿心思较之就简单的多,也好控制得多,如今要做的就是让温玲儿尽快脱离温誉的掌控。

路过城镇的时候,朱御风吩咐人准备了一辆马车,温誉紧皱眉头,似有不解,踱步到朱御风身边:“拜见公主。”

朱御风急忙虚扶了一把:“温叔不必如此客套,宫外就不要在意这些虚礼了。”

温誉也就顺势起身了,不紧不慢道:“我们日夜兼程,任务在身,不知公主买来马车是作何?”朱御风并没有将事情详细的和他们说,只是稍微说了一下情况,边疆之事迫在眉睫,当然是赶路要紧。

朱御风自是听出了温誉语气里的不满,解释道:“之前温柯和我说,玲儿舟车劳顿,身子骨吃不消了,我想着她一个姑娘家的确不容易,打算安排一辆马车,选一些人护着她在后头跟着。”

温誉面色不虞,道:“这两个孩子给殿下添麻烦了,老夫定要去教训教训他们!”

朱御风急忙拦下:“温叔稍安勿躁,我只是觉得玲儿没有内力护体,这般赶路太伤身子了,我会派人好好护着她,温叔难道是不放心我吗?”

“老夫不敢,只是觉得拖了殿下的后腿,无颜面对殿下。”温誉真的是觉得老脸都被那俩人丢尽了。

朱御风觉得缓兵之计方为上策,道:“温叔才智多谋,手底下的人也多有才学,我定然是要好好护着,方能为我效力,温叔不必介怀,也无需多言,我主意已定。”

温誉看着果决的朱御风,心情稍霁,这样子的朱御风让温誉颇为满意,抚须笑道:“好,既然殿下想这么做,老夫就无话可说了。”

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温玲儿看到马车感动的热泪盈眶,她真的是被马折磨的快累死了,爬上宽敞舒适的马车,舒服了叹了一口气,还是公主想的周到,可是温玲儿一觉醒来才被护卫告知马车的速度不及骑马,所以大队伍先行一步,自己只能跟着他们的行迹慢慢前行。温玲儿刚开始有些沮丧,有种被抛下的感觉,但是心思单纯的温玲儿很快就和护卫攀谈起来,这行程也不算太无趣,坐在马车外,看到感兴趣的花草还可以让他们停下来,自由自在,还蛮不错的。

朱御风默默筹划了不少事情,温誉一行人一直被朱御风派人监视着,另外一边还派人先去给朱徽玥传话,这边叶寻熙也有顾虑,叶灵照现在情况还不明朗,这么多事情交织在一起,朱御风脑子有些发胀。

看着朱御风的疲色,叶寻熙递过来水壶:“有时候真希望我们能回到初遇的时刻。”

朱御风抿了口水,抑制住疲惫,扬起笑脸:“怎么了?忽然说起这个。”

“回到那个时候,我就不该带你去陵襄城,追杀都是因我而起,三番四次的让你受伤……”

叶寻熙还没有说完,就被朱御风的笑声打断了,叶寻熙懵懂的看着朱御风,完全不知道那句话戳中朱御风的笑点了,朱御风笑够了停下来说道:“你现在和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呢?是能够改变过去,还是后悔相识。”笑声渐息,朱御风面色渐冷。

叶寻熙这次是真的语塞了,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心里清楚,自从认识了朱御风,他就不是那个淡雅出尘的将军府公子。看叶寻熙无言以对的样子,朱御风心一下子又软了下来,温言道:“我知你是担心我,但是如今局势紧张,容不得我们疏忽大意,让你跟着我受苦了。”

叶寻熙闻言,未作回应,转身就走了。他们两个之间存在的隐患太多了,相爱容易,相守难,朱御风和叶寻熙的身份摆在那里,尽管解释清楚了,但是现实里面太多问题没有完全解决,如今国事当头,搅得心头一团乱麻。

在二人莫名其妙冷战的阶段,他们抵达了柏城,朱徽玥早已准备好了,沙俊朗就是被朱徽玥安排过来迎接朱御风的人,他俩也算是打交道比较多的了,朱御风见是老熟人,打了声招呼:“好久不见。”

沙俊朗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足智多谋的诸葛公子原来是北兴的长公主,他是前几日才被朱徽玥告知的,看着满脸通红的沙俊朗,朱御风也不戳破,随着沙俊朗领路往前走,叶寻熙跟随在一旁心里真不是滋味,闹别扭果然还是自己心里不舒服。

朱徽玥忧心国事,没什么心思来招待朱御风,但是也不愿意亏待她,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的好好的,朱御风享用完佳肴后才打算好好安抚叶寻熙:“这口味还适应吗?”

叶寻熙被朱御风突如其来的关照吓到,好久没有交谈了,沉默了好几日,叶寻熙颇觉失落,如今朱御风主动搭话,叶寻熙也不想再如此冷战,就顺着话说道:“尚可。”

“你觉得合口味就行,用完饭我要去议事,你就好好休息吧。”

叶寻熙本想顺着话说下去,待会儿邀请朱御风一起出去走走的,如今刚刚说了句话就要走了,心情立马复杂起来:“这么赶时间吗?”

朱御风确实很忙:“路上已经耽误了时间。”

叶寻熙也无可奈何:“那你去忙吧。”

结果朱御风整整两天没有出现,等再见到朱御风的时候,叶寻熙正在吃早膳,朱御风笑着坐在叶寻熙身旁:“用完早膳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叶寻熙投过去一个疑问的眼神,朱御风笑而不语。柏城到处透露出一派生机,这种生机和垵州的生机不一样,如果说垵州的生机是一种新王朝改革创新的欣欣向荣,那么柏城的生机就是沉睡的狮子终于要觉醒的威猛,叶寻熙坐在马车里,不知道等待他的到底是什么。

架空
相关阅读
叶寻熙朱御风在线阅读 叫浮尘清欢的小说阅读

叶寻熙朱御风在线阅读 叫浮尘清欢的小说阅读

星期五到了,小编推荐远上寒山石径斜的新书《浮尘清欢》这本主角是朱御风叶寻熙的小说,剧情细致严谨,但想象力又不失丰富,这使得《浮尘清欢》这本小说迅速在新书榜上有了名气,下面是《浮尘清欢》的最新章节,一起来看看吧!

09-18
浮尘清欢小说阅读 主角叶寻熙朱御风小说

浮尘清欢小说阅读 主角叶寻熙朱御风小说

在今天这个日子里,不看看远上寒山石径斜的新书《浮尘清欢》简直就是亏大了,主角叶寻熙朱御风的情感历程和别人不同,总是能牢牢地抓住读者的心弦,实在是感谢远上寒山石径斜能创作出《浮尘清欢》这样的作品。

09-18
叶寻熙朱御风最新章节 浮尘清欢章节阅读

叶寻熙朱御风最新章节 浮尘清欢章节阅读

马上就到周末了,《浮尘清欢》怎么能不看呢?网络作家远上寒山石径斜精心准备的新书,可不是一般小白文能够匹敌的,叶寻熙朱御风的故事格外的具有吸引力,不信?那你就快来829阅读看看《浮尘清欢》吧!

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