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寻熙朱御风最新章节 浮尘清欢章节阅读

来源:西西图吧       编辑:远上寒山石径斜
2020-09-18 16:20:00
点击:
101

马上就到周末了,《浮尘清欢》怎么能不看呢?网络作家远上寒山石径斜精心准备的新书,可不是一般小白文能够匹敌的,叶寻熙朱御风的故事格外的具有吸引力,不信?那你就快来829阅读看看《浮尘清欢》吧!

叶寻熙朱御风最新章节 浮尘清欢章节阅读

第十七章 一家团聚 ,各有心事

朱御风为这一天花费了不少心思,几经波折才派人避开各方眼线联系上了叶博将军,朱御风心中也是忐忑的,毕竟对方是寻熙的父亲啊。

直到晃晃悠悠的马车停下,朱御风才道:“好了,你且下去。”

刚要动作的叶寻熙看着一动不动的朱御风,奇怪道:“你不一起?”这葫芦里倒是卖的什么药?

朱御风心中有些紧张,不过一点都没有显露出来,轻轻摇首:“我……你先下去。”看着朱御风闪烁其词的,叶寻熙就没有为难她,自己先出了马车。

叶博心中哀恸,他真的是老眼昏花了,竟然让一双儿女遭受如此大的伤害,为夫他未能照顾好妻子的身体,为父他也未尽好养育之责,把大好的时光奉献给昭国,然,昭国如此待他一双儿女,险些造成弥天大憾,所幸他救回了小女儿,如今又看见了自己的长子好好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如果他们真的受到什么伤害,有朝一日他真的是无颜去地府见孩子他娘了。

叶寻熙没想到会见到父亲,真的是好久未见,父亲一身戎装,看上去似乎不复当年英勇了,面上添了些细纹,鬓微霜,眼角是风霜吹过的痕迹。

叶博颤着声音:“吾儿。”

父子二人并未有机会经常相处,可是血浓于水之情,是血脉连着血脉,这父子之情并未被这千里山河所阻挡,叶寻熙只觉得一股酸涩冲上心头,眼眶微胀,扑通一声双膝下跪,喊道:“父亲,孩儿不孝!”

叶博赶紧上前扶住叶寻熙,心中也是悲恸不已,到底是虎门之家,二人还是非常克制的,稍稍冷静下来,叶博觉得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更何况刚刚他因为见了儿子不曾在意寻熙身后的马车,如今看来对方来头不小,能够护住寻熙,能够避开眼线找到他,怎么看都需加强警惕。

叶寻熙自然是感受到了叶博立马升起来的警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就朱御风的身份就难以说清楚。叶博为了今日的见面也是做了万全的准备,周围都是自己的心腹,他不担心对方使花招。

朱御风听马车外没有动静了,之前的对话也全部停下来了,心中有些踌躇,她知道叶博会防备自己,但是她又没有坏心,可这个世间难得信任,朱御风咳了几声,然后飞身出了马车,叶博下意识的防备起来,朱御风站立后很是尴尬,叶寻熙急忙拦下:“父亲!自己人。”

叶博收回力,挥手让暗处的人继续隐匿,朱御风大大方方的行了个晚辈之礼,道:“晚辈……晚辈见过叶将军。”

叶博没想到马车里飞出来的是个女娃:“原来是个小姑娘,真让老夫意外。”

“不敢不敢,叶将军威名远播,小女今日能得见叶将军风采实属荣幸。”朱御风说的格外小心,特别拿捏着分寸。

叶博刚刚放了些威压出去,结果这女娃竟然如此从容,些许的紧张也只是单纯面对长辈的紧张,只是连他的威压都不怕,怎么还会因为辈分而紧张。

就在叶博和朱御风你来我往相互试探的时候,一抹倩影突然窜出,手握红缨枪,直直的朝着朱御风刺过去,朱御风抽出寒星剑硬挡下这攻击,只是完全没有防备,连退数步,叶寻熙看清来人竟然是叶灵照,挺身立在朱御风身前。

叶灵照一身玄衣,面无表情的看着叶寻熙,冷酷道:“让开。”

叶寻熙一愣,没想到再次见面灵照是这副模样:“灵照……”

叶博不愿带叶灵照一道,因着这段时间这个小女儿性情大变,自己心疼的同时也非常担心,他也舍不得逼她开口,来龙去脉无法清楚的知道。叶灵照避开叶寻熙的眼神,在王谌逝去的那一刻,她才真正意识到在权利的漩涡里,必然诸多殊死搏斗、生离死别,王谌被乱刀砍死的时候,她只恨自己没有勇气留下了与他并肩作战,而是选择在暗卫的保护之下逃离。

朱御风这次咳是真的受到内伤了,叶寻熙为她度了些内力,叶灵照提枪欲再战,叶寻熙再次挡开,叶灵照漆黑的瞳孔是一抹暗沉,没有光亮:“你活着为什么不传信给我。”

“我身受重伤,前些时日才恢复的。”叶寻熙耐心的解释道,叶博很想问叶寻熙受了什么伤,但是他觉得现在不宜打断这兄妹俩的对话。

“你瞒着我派给我的暗卫为什么只救我?”

“我离开陵襄城,对你不放心,就留下暗卫给你,护你周全。”叶寻熙不明白这些暗卫怎么会得罪灵照。

“我被北兴贼人围困,你的暗卫不是说保护我吗?为什么在等我受伤才出现?为什么不连王谌一起救?你身边这位,是不是奸细?父亲派人快将昭国翻遍了,都没有找到你,你是不是从他国而来?你知不知道你是昭国人?”

叶灵照在王谌死后想了很多,她必然是要为王谌报仇的。叶寻熙听着这接二连三的追问并没有失了冷静:“这里面有误会,灵照,你不可被人利用了去。”叶寻熙觉得这里肯定有猫腻,王谌怎么会是被北兴人杀掉的呢?

叶灵照却是更加笃定叶寻熙在为朱御风辩护,追问:“那诸葛风呢?她是什么身份呢?你敢当着父亲的面说清楚吗?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放在身边合适吗?”

叶灵照隐隐约约感觉诸葛风身份不对劲,但是也没有想到是北兴公主,只是怀疑可能是哪个国家派来的奸细,她不能留着这个隐患,他们叶家如今形势严峻。

朱御风觉得被叶寻熙护着的感觉还不错,但是任由他们继续下去必会生出隔阂,朱御风轻轻推开身前的叶寻熙,拔出寒星剑抖出个剑花:“那就切磋一下吧。”

叶灵照也不犹豫,直接欺身向前,二人你来我往打的好不痛快,就连叶博也暗暗心惊,这二人的功夫真当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叶灵照的□□杀气四溢,攻势十足,朱御风化攻为守,将自己护的密不透风,脚下充满章法,完全不慌乱。叶灵照越打越急,越攻越乱,最后直接使出自己独创的枪法,先是平地而起,一个回旋,那□□如游龙一样破空而来,明明是笔直的枪,不知为何却仿佛弯曲了,那速度快的惊人,叶寻熙觉得心快要到嗓子眼儿了,他看出来朱御风在避让。朱御风看着闪着银光的枪头,避无可避,只能用剑身抵挡这一击,得亏这红缨枪是个普通的兵器,对上这上等材质制成的寒星剑,自然是刺不穿的。叶寻熙飞身扶住往后倒去的朱御风。

朱御风摇摇头:“我没事。”

叶灵照扔掉断成两截的□□,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不给叶寻熙任何开口的机会。沉默多时的叶博这时才开口:“姑娘现在不能离开,不如到我那里去养伤。”

“父亲!”叶寻熙惊道,这不就是变相的软禁吗。

朱御风淡淡笑道:“叶将军如此安排再好不过了,不过容我递个口信回去,报个平安。”

叶博拒绝道:“不必,我自会根据之前的渠道传信过去的。”

为了让叶寻熙能够顺利见到父亲,朱御风并未带其他人过来,未曾想是两人都留在这边,本来还以为要让叶寻熙做个选择。

回到叶博的阵地,叶寻熙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父亲,只不过隐去了朱御风身份的事情,当叶博听到潘斌临如此对待寻熙的时候,震怒都无法形容当下的心情,叶博一拳砸在边上的桌子上:“那群宵小!”

叶寻熙苦笑:“父亲,这当中的牵扯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叶博皱着眉,他心里清楚,叶寻熙见叶博不应声,继续说道:“父亲,那个高位上的人和东宫里的那位都不希望叶家好过。”

“为父没有照顾好你们兄妹,驻守边关这些年,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守了昭国这么久,却没有守好自己的一双儿女。”叶博自问无愧于天地,对待昭国忠心耿耿,可是为什么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叶寻熙非常敬仰父亲,这么些年心中从未有过怨怼,安慰道:“父亲高风亮节,乃是儿子的榜样,不需如此自责。”

叶博见叶寻熙反过来安慰自己,心中颇为感动,想到灵照说暗卫的事情,问道:“那些暗卫是你练出来的?”那些人真的是竭尽全力的护着灵照的安全,就连叶博的命令也是不听的,叶博本想将他们安顿一番,结果他们全隐匿起来了。

叶寻熙解释:“那些人是我暗地里培养的,我在外人的眼里不过是个只会读书,武功不行的叶家公子,所以有了这个障眼法有些事情办起来方便许多,我训练的这些人人数不算多,只听命于我,我把他们尽数派去护卫灵照了,但是我不知道灵照会遇见什么事,所以就让他们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现身,毕竟他们人数不算多,可以说是保护灵照的最后底牌。”

叶博还是有些担忧:“陵襄城耳目众多,怕是没有不透风的墙。”

叶寻熙倒是无所谓:“如今地步,就算他们知道又如何,接二连三的暗杀,最后竟然设了那么大的一个局来对付我和灵照,不是哪个臣子能够做到的,如果我这次无法获救,灵照再被杀害,父亲!我们叶家就被毁了!”

“灵照说追杀她的并非昭国之人,而且她因着王谌的事情已经对你有怨了。”

“那些人对我是死忠,所以才会不对王谌施救,对于他们来说保护灵照的性命才是首要任务。灵照现在对我有些误会,我问她什么她都觉得我别有用心,等她冷静下来,我会好好调查这件事,我觉得这幕后黑手怕是另有其人,里面疑点重重,灵照当是被人利用了。”叶寻熙觉得有人要借刀杀人,怕是和朝堂上的那几位脱不了干系。

叶博并不想玩弄权术,以他的声威,其实可以轻轻松松的当个一方霸主,但是他不想对不起这些百姓,但是倘若代价是一双儿女的安危,他也绝不会手软,不管对方是任何人,他都不会退缩:“为父会为你讨回公道,你就在这儿好好待着,刚好可以趁机化解和灵照的误会,这里都是为父的心腹,不会有危险。”

叶寻熙有些为难,朱御风也在这边,她还有事情要处理,不可能一直在这边,看着叶寻熙纠结的表情,叶博奇怪道:“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孩儿不孝,怕是不能听从父命。”叶寻熙还是决定直接说。

“外面现在局势太乱,你想做什么?”

“孩儿要去北兴。”

“不行。”叶博立马拒绝,他自然是知道北兴自新君登基焕然一新,而且之前北兴也派人来找过他,对方谈吐也是不错的,只是现在不能让寻熙有任何闪失,他不敢冒险。

叶寻熙迟疑道:“孩儿非去不可,父亲恕罪。”

叶博也不是不通情理的,希望叶寻熙能够说出理由,但是叶寻熙支支吾吾又说不出所以然,叶寻熙干脆转移话题:“不知父亲把我朋友安排在哪里?”

“就在你隔壁。”叶博心念孩子长大了,对方看着也是个很不错的姑娘,进退有礼,武功高强,外表不俗,就是不清楚什么来头。叶博考虑的这些全都是作为一位父亲身份而思虑的,看得出来寻熙很喜欢对方。

叶寻熙这时候才能够和朱御风独处,他在门外问道:“歇下了吗?”叶寻熙已经不知道怎么称呼朱御风了。

“未曾。”听到是叶寻熙的声音,朱御风就去开了门。

叶寻熙心里有很多话想和她说,但是真的打了照面又不知如何开口,嗫嚅道:“我……你还住的习惯吗?”

朱御风轻笑,这一笑真是迷乱了叶寻熙的心,之前的紧绷立马松了劲儿,叶寻熙不等她的回答,将她轻轻拥入怀中,满足的低叹道:“你还在我身边,真好。”

朱御风顺从的依靠在叶寻熙的臂弯里,朱御风本身身材高挑,所以这一靠,额间直接抵在叶寻熙的脖颈处,叶寻熙的怀里是佳人,鼻端是一阵馨香,他微微转过头,嘴唇擦过朱御风的额头,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之前的动作,画面如同静止般,朱御风当然没有忽略叶寻熙之前的动作,她压住心里的羞涩,立起身,在叶寻熙还没有来得及惋惜佳人离怀的时候,朱御风仰起头,扬手按住叶寻熙的头,毫不犹豫的含住叶寻熙的唇。叶寻熙大脑一片空白,然后化被动为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叶博知道朱御风被叶灵照伤到了,就想去找叶寻熙,让叶寻熙带着大夫去为人家姑娘诊断一下,结果扑了个空,并没有在叶寻熙的住处逮到人,这边重兵把守,叶寻熙肯定没有出去,叶博来到隔壁,远远的就看到在房门前拥吻的二人,叶博老脸一红,走到大门外,假咳了几声,吩咐守卫的士兵:“你们好好把守,出了岔子唯你们是问,还有,无事就不要进院子。”

“遵命!”

叶博离开那处后又匆匆去寻叶灵照,她的功夫如今不错,不是普通士兵能拦得下的,结果叶灵照竟然乖乖的呆在自己的住处,坐在门前银杏树的枝桠上,一身玄色衣袍随风飘荡,画面有些美,有些萧瑟。叶博来到树下,并没有说话,叶灵照听见动静,漫不经心的抬起眼眸,扫了扫树下,又慵懒的合上双眸,手里的酒壶却滑落,叶博一跃而起稳稳接住:“好了,下来吧,外面寒气重。”

叶灵照翻身而下,却不是听话回屋,而是伸出手:“酒。”

叶博紧皱着眉头:“灵照,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爹,我后悔离了陵襄城了。”

自从叶灵照来到这边后,叶博一直没有机会和她好好聊聊,换句话说,叶灵照很抗拒去聊之前的经历,如今主动提起也是难得,叶博觉得这是打开灵照心结的好时机:“灵照,你就安心在这边呆着,没有人可以伤害你们兄妹了。”

叶灵照边流泪边笑:“爹,如果我不任性的要离开陵襄城,王谌不会死,我欠他一条命,最让我无法原谅自己的是,我明明有机会去救他,可是我太自私了,眼睁睁看着他死在我面前,我却窝囊的逃命去了,我不能够原谅自己,不能够原谅自己……”叶灵照说道后来已经是呢喃了,就像是魔怔了。

叶博看叶灵照情绪有些失控,急忙安抚:“好了好了,都是爹的错,是爹没有照顾好你们,你别再怪自己了。”

叶灵照笑意消失,直接扑在叶博怀里嚎啕大哭,她真的压抑很久了,她从未见过那么血腥的场面,那么多人死在她的面前,还包括一直照顾她、帮助她的王谌,她每晚都做噩梦,梦里再现那个血腥的场面,梦见王谌质问她,为什么不救他,明明有暗卫的帮忙,明明有一线生机。她每晚被梦魇所困,无法安稳入眠,白日里更是精神萎靡、恍恍惚惚,她快被自己的心魔折磨疯了。

叶博不停的安慰她,不停地为她顺气,心中充满疼惜,但愿灵照经过这次的发泄,能够将心里的愁绪排遣一些。同时,叶博也下定决心,一定要查明真相为一双儿女讨回公道。

虽然朱御风很享受和叶寻熙在一起的时光,但是北兴那边还需要她去坐镇,朱御风走之前将事情交代好了,让他们等她十日的时间,所以时间还是很紧迫的,如何说服叶将军信任她,信任北兴实在是个难题。要是没有叶寻熙这层关系,朱御风大可将当年夺位的手段拿出来谈判,以她的能力和政治眼光,她还是很有自信说服叶将军的,只是她不仅是谈判者的身份,她喜欢着人家的儿子啊,想到昨天的吻,朱御风忍不住脸红,直到敲门声响起,才意识到自己思绪跑偏了,起身去开门。

“早,昨晚睡得如何?”

一开门就能看见叶寻熙,朱御风心中泛着甜意:“还不错。”

叶寻熙看上去心情不错,精神也非常好:“那走吧,我先带你去用膳,顺便化解一下灵照对你的误会。”

朱御风有些讶异:“灵照对你的误会还没有解开,怎么可能解开对我的误会,更何况我的确是隐瞒了身份啊。”

叶寻熙摸摸鼻尖:“貌似是的哦,不过是父亲吩咐的,他说趁热打铁,昨天灵照狠狠发泄一通,趁此机会今日将灵照的心结连根拔起。”

朱御风想到之前在陵襄城那个活泼明媚的女孩儿,心中也不好受,略微思考一番,道:“我觉得我还是坦白身份吧,我不想瞒着你的家人,我想堂堂正正的站在你的家人面前。”朱御风也是有私心的,早些坦白身份,早些和叶将军谈判,放她和叶寻熙一起离开,她如今是和叶寻熙两情相悦,情意正浓,她不想和叶寻熙分开。

说道身份这件事,叶寻熙也郑重起来:“可是我担心灵照会对你误会加深。”

朱御风不甚赞同:“瞒的了一时瞒不了一世,灵照越晚知道真相,这根刺就会越难拔出。”

叶寻熙听完觉得所言有理,就同意了,只是如何坦白,什么时机坦白,还需考量,二人趁着用早膳前的时间间隙仔细琢磨起来。

晚些时候,叶寻熙亲自去喊来叶博、叶灵照,朱御风特意没有出现,叶博看着精心准备的一桌子茶食,道:“我们一家人好久不曾在一起聚过了,真是难得。”看得出来,叶博神色温柔了不少,打心眼儿里开心,而叶灵照神色就不那么轻松了。

叶寻熙自然是赶紧接过父亲的话头:“是啊,难得我们一家团聚。”

叶博和叶寻熙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叶灵照却一直一言不发,安安静静的吃东西,叶寻熙收起一脸笑意,略带严肃:“父亲,灵照,我有话要对你们说。”

叶博看叶寻熙严肃起来,自己也立马收敛笑意:“关于叶家?”

“关于我这段时间的遭遇,还有……我自己的私事。”说道私事的时候,叶寻熙严肃温润的面庞上也带上了羞赧,只是一闪而过,并不明显。

叶灵照毫无波动的面上终于有了一丝松动,但并未出声,继续保持着沉默。叶博知道叶寻熙这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你且说,为父自然会洗耳恭听。”

叶寻熙将自己如何踏进陷阱,如何从险境中逃脱,重伤之后如何恢复,将自己如何得知朱御风的身份的过程也说了,朱御风为了替他寻求救治之法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这一切叶寻熙觉得有必要告知父亲和妹妹,朱御风的不离不弃、朱御风的舍命相救、朱御风的重情重义,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深入叶寻熙的心里,在他眼里,朱御风就是完美的人,除了刚开始得知身份悬殊时内心波动过,往后的时间他愈来愈坚定这就是他今生唯一认定的女人,最后,他对着父亲和妹妹说:“父亲、灵照,我知我是昭国人,我不会做出任何有辱门楣的事情,但是我也不能有负于公主,灵照,是哥哥没有照顾好你,那些人追杀你,势力悬殊,那些暗卫只认你为主,将你的安危放在首位,所以未能救下王谌,哥哥也非常愧疚,哥哥答应你,一定会查明真相,给你一个交代,但是我可以和你保证,这些阴谋和北兴、和公主半点关系都没有。”

巨大的信息量涌过来,叶博久经沙场,看上去还算镇静,叶灵照久久不能回神,她万万没想到今日会得知这些,她被王谌的死打击到了,忽略了哥哥也是经历过生死一线的人,哥哥能够好好站在自己面前已经是万幸了,她还有什么立场去苛责什么呢?灵照心头泛酸,说到底还是自己任性了,她端起茶杯:“哥哥,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听到这个久违的称呼,叶寻熙难言激动:“好好好,我的灵照,你受苦了。”

叶灵照摇了摇头:“哥哥,是我错怪你和风姐姐了,你给我的那些暗卫,我会好好用起来,查明真相的事就交给我和暗卫去做,以慰王谌在天之灵。”

叶博消化了那些信息,说了影响叶家和昭国命运的一段话:“寻熙、灵照,你们听着,我叶家要对得起的是黎民百姓,而不是皇权贵族,时局混乱,错综复杂,为父相信你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所以你无须有顾虑,为父会理解你、支持你,人家虽然是公主,但是怎么说也是个姑娘家,你得好好照顾人家。”

前面的话让叶寻熙大为感动,最后一句话就让人有些羞涩了,叶寻熙点点头:“儿子知道。”

“真希望尽快抱上孙子啊。”叶大将军在面对孩子婚嫁之事上也免不了俗,希望能够尽快添丁。

“父亲说什么呢!”叶寻熙没想到家里人这么快就接受了自己和公主的事,比起自己当初钻牛角尖,父亲和妹妹真是强太多了。

叶大将军以为叶寻熙怪自己迂腐,又接了句:“不是孙子,孙女也行,只要是我叶家血脉就可以了。”

“父亲,我与公主还未成亲。”叶寻熙有种无奈的感觉,明明上一秒还是非常严肃正经的氛围,怎么下一刻就成了这种画风。

在一片祥和之中结束了这场坦白之旅,主人公朱御风还在焦急的等待着,却不知道别说是她北兴公主的身份了,连儿媳妇这个身份,叶博都已经承认了。等到叶寻熙回来寻她的时候,她觉得心跳都加快了,有种小时候被母妃抽背功课的紧张感。

叶寻熙一把抱住朱御风,明明才短短一个下午未曾见面,可是自己好想她,叶寻熙紧紧地抱住她,朱御风可没有那样的心情,保持着拥抱的姿势,问道:“谈的怎么样?”

“不怎么样。”叶寻熙起了逗弄的心思。

朱御风心里一咯噔,呼吸都乱了起来:“不怎么样是怎么样?”

叶寻熙那样抱着朱御风,自然是感受到了她的呼吸和心跳,不忍心吓她,急忙解释道:“别紧张,很顺利,父亲问我何时与你为叶家添丁。”

朱御风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没反应过来:“添丁?”

“是啊,你愿意吗?”

朱御风一把推开叶寻熙:“你个坏人,你吓到我了。”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被叶寻熙耍了一会,心中有些气恼。

叶寻熙连忙上前一边为朱御风顺气儿,一边赔罪道:“我错了我错了,不应该吓你,父亲和灵照都接受你了。”

“就这样?我都没有出面。”朱御风有一种雷声大雨点小的感觉,种种抬起,轻轻放下,松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滑稽的感觉。

叶寻熙难得的顽皮了一下:“你这是丑媳妇怕见人了吗?”

“去你的。”来回拌嘴让这对璧人获得短暂的轻松和欢愉,原来清冷的朱御风也可以是个娇俏的姑娘,原来进退有礼的叶寻熙也可以是个逗弄姑娘的佳公子。

即使叶博、叶灵照理解朱御风,但是毕竟是叶寻熙的亲人,朱御风觉得要更加正式一些,这是对叶寻熙和他家人的尊重。

朱御风完全不会做菜,最近的一次就是叶寻熙养病期间下了一次厨,为表重视,朱御风打算这次再亲自下厨,搞得叶寻熙在一旁忙得团团转:“你这个忘加了,哎,你那个还没洗呢,不行不行,你这个不能这么弄。”

朱御风把铲子一摔:“你是来帮我的还是来泼我冷水的?”语气轻飘飘的却让叶寻熙一个激灵。

“你忙你忙,我不说话了。”叶寻熙看着朱御风不熟练的动作,内心叹了口气,这个要强的人不让他插手帮忙,他就想在旁边指导指导,结果又惹恼她了。

朱御风本来就心里紧张,结果叶寻熙还一直在旁边聒噪,叶寻熙怕朱御风继续嫌弃他,就退到门边看着了,虽然不可以说话不可以帮忙,但是这么静静的看着她,都觉得心里是满足的,这个高高在上的北兴长公主,为了自己而洗手作羹汤。

叶灵照本来也没打算来厨房,只是这边动静实在是太大,结果一来就看到自家哥哥像个傻子一样倚着门边:“喂!”

叶寻熙赶紧做了个“嘘”的动作,让她噤声,叶寻熙看到厨房里陷入浓烟无暇顾及外界的朱御风完全没有注意外面的情况,松了口气,挪到叶灵照边上吩咐:“别出声,你来会让她紧张的,快走快走。”

刚来就被赶走,叶灵照心情不是很美好,本来出了事之后就偏爱玄色衣裳,这会叶灵照脸色一沉,明艳的小脸还真是有几分气势:“哼!”

叶寻熙忽然想起另外一个茬,拉住要走的叶灵照,叮嘱道:“今天用膳,不管吃到什么,不许说不好吃,你顺便把这话也带给父亲。”

叶灵照这次是连哼都懒得哼了,转身就走,不过到底是听哥哥的话,乖巧的去传话。这顿饭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朱御风去换了身衣服,局促的揪着叶寻熙的衣服:“你看这些菜够不够?”

叶寻熙仔细端详了一下,虽然准备的时间有些久,但是看上去意外的好看,这颜色搭配的真的不错,一直对朱御风厨艺没有信心的叶寻熙竟然跃跃欲试。很快人就聚齐了,叶博自然是直接坐在主位,叶博落座后其余人纷纷找位置坐下,看着一桌子看上去不错的饭菜,叶博微微点头:“不错不错。”他通过叶寻熙知道朱御风的身份,所以觉得她贵为公主,也能为了寻熙做饭,可以说是态度诚恳了。

朱御风自然不敢邀功,谦逊道:“我还不是很熟练,所以费了些时间,让大家久等了。”

叶寻熙握住朱御风的双手:“你已经尽力了。”

朱御风见这么多人在,立马抽回手,叶博适时的转移话题:“好了,尝尝公主的手艺。”

朱御风紧张的盯着诸位夹菜,叶博淡定的放下筷子,夸赞道:“尚可。”

叶灵照先是吃了一口青菜,然后又夹了一块鱼,面色古怪,但是很快收敛起来:“还行吧,比我想象中好。”

得到认可,朱御风总算松了一口气,刚想自己尝尝,想夹一块鱼块,叶寻熙成功拦截,放到自己的嘴里,朱御风暗暗瞪了他一眼,像是在控诉他为什么拦着自己吃鱼,叶寻熙假装没有看见,自顾自的嚼着,夹其他菜叶寻熙没有继续阻拦,饭桌上其乐融融,叶博久经沙场,面对儿女和儿子喜欢的姑娘,一身冷硬早就散去了,脱下战袍的叶博此刻就是一位普通的长辈,幽深的眼眸藏不住的慈爱,他干咳几声,感叹道:“这顿饭真是不错,都吃撑了,年纪大了就是容易饱啊。”

朱御风道:“将军说笑了,如今昭国能如此太平,全依仗将军。”

叶博抚了抚胡须:“老夫可不敢当,一双儿女落到如今这般田地不就是因为我一把年纪,不中用么。”叶博面上没有任何不悦的神色,语气非常平稳,让人不知道这位大将军心里到底是什么想法。

朱御风也不想拐弯抹角,直言:“如今将军什么打算呢?让寻熙、灵照一直在军营呆着么?”

现下的时局,叶博定然是不放心他们离开自己的视线的,而且在陵襄城那群人眼里,自己的嫡子早就客死他乡了,叶博的沉默给了朱御风机会,朱御风继续说道:“将军,你如果信任我,让他们跟我去北兴一阵子吧,我定会拼尽全力护他们周全。”

叶博对上朱御风的双眼,似乎要通过这双眼眸看出什么,还未等叶博说话,叶灵照冷声:“不去,要去哥哥去,我不会去的。”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叶博没有给朱御风回复,反而问灵照:“那你是要留在我身边尽孝?”

这话落在不同人的耳里是不同的意思,叶灵照道:“陪您是一方面,另外,我需要还王谌一个公道,他们王家到现在没有一个人来寻王谌。”说到此处,叶灵照眼角发红,她还未曾从此事中走出来,这是她的心结,也是她的心魔,王谌被乱刀砍死的一幕似乎刻在她的骨血里,融入她的脑海里,忘不掉,放不下,连个全尸都没有,只有后来叶灵照弄了个衣冠冢。

灵照放不下这件事叶博当然是知道的,所以叶博知道灵照这番话是出自真心的,他转过头看向一直未表态的叶寻熙,不语。

叶寻熙在桌子底下握住朱御风的手,然后对上叶博的眼睛,道:“从此昭国再无叶寻熙。”

一直表现很平静的叶博紧紧的皱着眉头,眼底是正在酝酿的风暴:“荒唐!”简单二字已经显示出叶博的怒火。

叶寻熙并不退缩,反问道:“昭国还有我的容身之所吗?难道我一辈子在您的羽翼之下苟且偷生?昭国朝堂不颠覆,我就不能光明正大的在昭国,难不成我去朝堂讨说法吗?如果我暴露了,只是会面临下一轮的暗杀和陷阱。”其实之前叶寻熙和朱御风两个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共同探讨过,既然有这个契机,叶寻熙就觉得直接开诚布公,大家身份特殊,总是要有一个最佳方案来解决当下的难题,他也是存了私心的,他希望朱御风为他的付出是值得的。

被叶寻熙一系列的反问弄得措手不及,叶博何尝不知道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哀叹一声:“为父始终对不起你。”

“有办法的。”朱御风这句话有些突兀,但是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叶博有些质疑:“叛国篡位的事情我不会做的。”

朱御风低声笑起来,但是没有人觉得这笑里有任何不敬,而是一直怡然自得的笑,让人紧张的心平和下来,朱御风道:“叶将军高风亮节,爱民如子,您的声誉在北兴也是极佳的,可是我国竞相学习的楷模。”这一顿奉承让氛围轻松起来,没有了之前的压抑,叶博马屁听得不少,可是被朱御风这一顿夸,不知道为何,叶博觉得非常受用

朱御风看叶博脸色稍缓,继续道:“这个计策若是有冒犯,叶将军海涵,如今昭国君主对待叶家的态度很微妙,朝堂局势也不容乐观,但是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昭国有战事。”

叶灵照听到此处,问道:“打仗吗?这样百姓何以安居乐业?”

朱御风莞尔一笑,解释道:“仗打不打就看叶将军的意思了,叶将军用兵如神,只要叶将军愿意,带领铁马踏遍天下也是有可能的。”

叶博摇头:“我志不在此,百姓安居乐业,才是我想看到的。”

朱御风道:“叶将军好心胸,我这里说有战事,当然不可能是真的打仗,为什么那些人要迫害叶家呢?不就是因为他们觉得如今无战事,叶将军偏安一隅,有人觉得这正是您养精蓄锐的大好时机,您将会是威胁,如果现在有战事风险,那群贪生怕死之徒肯定会哄骗着将军您去为他们扫平障碍,自然就没有那个闲工夫去结党营私。”

叶博觉得朱御风说的有那么几分道理,未曾打断,认真倾听,朱御风继续说道:“如果将军您觉得我说的有道理,这就很好办了,我让北兴出兵在附近巡逻,再放出点风声,那些人下一步肯定会仔细考量的,只要北兴未撤兵,就没有人敢动您手里的兵权,最起码我们用这个方法可以争取到更多的时间,只是他们肯定会加派人手来监视您,寻熙他们留在这里未必是好事,等风头过了,我们自然会安稳一段时间。”

“成交。”叶博几乎没有犹豫的就答应了,“不过我们需要立字据,我总是要为这里的百姓负责,不可动他们。”

“自然,我将以北兴使臣之身份与将军签订协议。”

“但是我并不能代表昭国和你签订。”叶博道。

朱御风简单利落道:“不需要,将军只需代表自己就已足够,对我来说,将军不与北兴为敌,就是对北兴最好的结局。”

“高看老夫了。”

“将军谦虚了。”

叶博道:“如果圣上能够信任我叶家,我叶博定然无所怨言,如果还是不断迫害叶家,立新主也未尝不可。”

叶灵照连忙道:“父亲,慎言!”

“呵,立新主我也不会做篡位的勾当,见机行事吧。”叶博说完这些,正事就暂且被搁置在一旁,有闲话家常了几句,这才散伙。

如果刚开始是作为叶寻熙的父亲来看待朱御风,叶博只是觉得这个姑娘是个好姑娘,但是此刻叶博觉得她不仅是个好姑娘,还是个政治奇才,他刚才也并未很反对叶寻熙的提议,只是想看看朱御风怎么处理,结果真的是出乎他的意料,没有劝解,没有退让,直接说出一个能决定两个国家命运的方案,叶博知道,这位北兴公主有这样的能力代表北兴,所以他选择毫无保留的相信她,也是相信寻熙。

后面就签订的协议一直在商讨,不过也算是很快就定下来了,无人知道这份小小的协议决定着后面无数人的命运,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架空
相关阅读
叶寻熙朱御风在线阅读 叫浮尘清欢的小说阅读

叶寻熙朱御风在线阅读 叫浮尘清欢的小说阅读

星期五到了,小编推荐远上寒山石径斜的新书《浮尘清欢》这本主角是朱御风叶寻熙的小说,剧情细致严谨,但想象力又不失丰富,这使得《浮尘清欢》这本小说迅速在新书榜上有了名气,下面是《浮尘清欢》的最新章节,一起来看看吧!

09-18
浮尘清欢小说阅读 主角叶寻熙朱御风小说

浮尘清欢小说阅读 主角叶寻熙朱御风小说

在今天这个日子里,不看看远上寒山石径斜的新书《浮尘清欢》简直就是亏大了,主角叶寻熙朱御风的情感历程和别人不同,总是能牢牢地抓住读者的心弦,实在是感谢远上寒山石径斜能创作出《浮尘清欢》这样的作品。

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