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尘清欢小说阅读 主角叶寻熙朱御风小说

来源:西西图吧       编辑:远上寒山石径斜
2020-09-18 16:20:00
点击:
82

在今天这个日子里,不看看远上寒山石径斜的新书《浮尘清欢》简直就是亏大了,主角叶寻熙朱御风的情感历程和别人不同,总是能牢牢地抓住读者的心弦,实在是感谢远上寒山石径斜能创作出《浮尘清欢》这样的作品。

浮尘清欢小说阅读 主角叶寻熙朱御风小说

第十八章 协议签订,公主返国

叶灵照不愿意去北兴避难,叶博不同意,留在这边肯定有很多暗藏的危险,不如去北兴解解心魔,让自己能够走出王谌的阴影。

在不停的劝说之下,叶灵照暂且同意了叶博的安排,毕竟可怜天下父母心,虽然叶博为了昭国不曾伴在儿女左右,但是那颗为父之心却是一直存在的。一行人经过几番周折,终于踏上了去北兴的道路。叶灵照满腹心事,但是经过父亲的开导和哥哥的陪伴,终是稍稍松口气。

由于朱御风事先安排的稳妥,朱徽玥那边很快就有人来接应了,看到来人是温柯,朱御风面上不动声色,只是将叶寻熙兄妹二人往身后挡了挡,温柯自然是注意到这些,非常自觉的解释道:“义父挂念你们的安危,再加上左将军他们公务缠身,所以就让我来接应了。”

朱御风没有表示太多,微微点了点头,但是心中已经转了好几个弯,温誉这个人深不可测,朱御风对于不能掌控且不信任的人一向都不会心慈手软的,他的来历过于蹊跷,而且目的不明,实在是让人放心不下,真是多事之秋啊。

叶灵照自到了北兴地界,可以说是非常老实了,叶寻熙跟在朱御风后面也算是混了个脸熟了,这边的人各个都给他几分薄面,然后叶灵照就一直默不作声的跟在叶寻熙身后,朱御风一到营中就吩咐身边的人好好伺候叶灵照他们,敲打了一下周边的人,让叶寻熙安抚好叶灵照之后再去寻她,安排好就急匆匆的去寻朱徽玥了。

朱徽玥、左威、沙俊朗一行人都在议事厅,朱御风就直接进去了,朱徽玥眼前一亮:“你终于回来了。”

“久等了,因为一些私事耽搁了一些时日。”

朱御风将和叶博达成的协议和在场人说了一下,又将其中的一些过程说了,自然是隐去了叶寻熙、叶灵照的事情,只把关于叶博的情况说了大概,众人就协议一事又议论了很久,不过好在都是军中出身,不像朝堂之上非要呈口舌之快,文武百官各个都要插上一嘴,军中议事更加直接一些,拐弯抹角的人家未必听得懂。最后,大家都觉得这个是对北兴百利而无一害的协议,而且只要是军营里的人,不管是不是昭国人,对叶博这个人都有种莫名的崇拜感,所以这件事就这么愉快的拍板了。

这里头朱徽玥是非常赞成朱御风的做法的,其余人也没什么意见,而且就目前而言,这的确是对北兴利益最大化的一个方案,不费一兵一卒就稳住了昭国,这样就可以着手去处理其他地方更为棘手的问题了。普天之下,能说服叶博将军的人没几个,要不然叶博也不会威名远播了,不过此刻叶博的一双儿女全在北兴的国土之上,得到北兴的庇护,也真正让人感慨万千。

朱御风此次出行自然还有任务在身,来柏城也不过是来借些兵马罢了,她前几日安排了一队人马先行出发去打探一下情况,现在这边也该出发了,朱徽玥早就收到朱衍川那边传来的密旨,说是配合朱御风的一切调动,自然是安排的妥妥当当的,朱御风不想再拖了,只是纠结于是将叶灵照带着一起出发,还是留在朱徽玥这边。

趁着空隙朱御风询问叶寻熙:“此行还是有些危险的,灵照目前状态不佳,你觉得如果把她留在柏城如何?”

叶寻熙摇了摇头:“在这边她无亲无故,我不甚放心。”

“也是,那不如你去问问灵照的意思吧,我们这几天也就要出发了。”

“好,我去问问她自己的意思。”

朱御风这次并不想带上温誉那波人,虽然温柯他们是可用之人,但是疑虑未消,自然是无法用的,还是把他们交给朱徽玥吧,自己可以省点心。所借人马得和他们分批出发,才能掩人耳目,朱御风觉得沙俊朗是个可造之材,而且对这边兵马熟悉,可以作为主力军将领。朱御风自己在脑子里筹划了好多事,直到半夜才去休息。

叶灵照无疑是不想和哥哥分开的,就准备和他们一起出发,当朱徽玥知道朱御风不仅要抢走他刚刚提拔的沙俊朗,还把温誉那个烫手山芋扔给他的时候,再温润如玉的人也忍不住扶额。

在朱御风出发前夕,朱徽玥将人聚了聚,为了给朱御风践行,当然也是为了正式的见见叶寻熙和叶灵照,毕竟是叶博将军的孩子,叶寻熙和朱御风又是那层关系,这顿饭非吃不可了。

朱徽玥早已在等候,朱御风带着叶家兄妹姗姗来迟,朱御风不好意思的说道:“玥大哥久等了。”

朱徽玥自然是不在意这点时间的,说道:“无妨,都随意坐吧。”

叶寻熙也算是第一次这么正式的见朱徽玥,正经的行了个礼:“拜见殿下。”叶灵照也跟着躬身行礼,就是一向随性的叶灵照跟在后面依葫芦画瓢的行礼有种懵懂少女的可爱之感。

朱徽玥赶紧将叶寻熙扶起,自然也瞥见了叶灵照那股子娇俏,只是不动声色的笑道:“二位不必如此客气,在这边就都是朋友。”

叶寻熙从善如流,简单介绍之后大家纷纷落座,朱徽玥作为东道主,最先倒了一杯酒:“这杯我敬大家,这顿饭本应早些吃的,只是杂务缠身拖到现在,这杯我自罚。”说完一饮而尽,明明在边关待了许久,这话也说得非常江湖之气,但是朱徽玥就是能够做到一派潇洒温润、从容风流。

叶寻熙自然不会让朱徽玥真的自罚一杯,自己也满上一杯:“殿下哪里的话,是我们多有打扰才是,这杯该我敬您。”说完也是一饮而尽,比之朱徽玥少了几分风流,多了几丝淡雅。

看到他们二人如此客套,朱御风忍不住说道:“你二人就像两个商贾一样推杯换盏,好不虚情假意。”

两位出尘倜傥的美男子俱是一愣,空气里似乎弥漫着一丝尴尬,都是亲近之人,朱御风才会如此直白的说出这样的话,不过也是为了他们也能够亲近起来。

朱徽玥疼爱自家妹妹,就也不拿出那副客气疏离的态度了:“行了,也就只有你敢说出这样的话,叶兄是自家人就不弄那些虚礼了,御风的态度就是我的态度。”

原来是想为自己妹妹撑腰,叶寻熙想到这层,自然不会对朱徽玥有什么意见了,回道:“我们已经见过家父了。”

这句话一说,在场人都是一愣,朱御风难得的耳尖泛红,不知该怎么接话,朱徽玥看着朱御风露出些小女儿家的娇态,终于彻底放软的语调:“我只希望皇妹能够过得简单些,但是有些人注定是要被局势推着走的,这是我唯一的妹妹,可是我却无能为力,反而让妹妹站在风口浪尖。”

朱御风刚刚还在羞窘,被朱徽玥几句话一说,就弄得有些感怀,叶寻熙知道朱御风身上背负许多,一时也五味杂陈,不知道是那句话触动到了叶灵照,叶灵照竟然是红了眼眶,不知是想起青梅竹马的王谌,还是想起叶寻熙多年来照顾她的不易。

第二天还有正事要做,几个人也没有太过放肆,吃得差不多了就结束了饭局,只是朱徽玥在离开的时候经过叶灵照身边,将自己的手帕递到她手上,一句话也没有说直接走开了,而走在前面的朱御风和叶寻熙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叶灵照看到眼前的手帕也是一愣,自己红了眼眶很快就憋回去了,哥哥都没有发现,叶灵照看着手中的手帕,觉得自己并不需要,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收在怀中。

稍稍休整,朱御风点好兵就准备出发,为了不走漏风声,走的非常小心翼翼,事先安排比较得当,所以这一路走得很顺利,就是路途遥远些,需要耗费些时日。途径了不少地方,叶灵照默默将之与昭国作比较,心中哀叹,尽管北兴是新帝登位,朝局刚稳,但是按照这种形势发展,北兴之盛况指日可待,叶灵照不知道的是,她的哥哥当初和她的想法如出一辙。

事情虽然紧急,但是这一路上朱御风还是对叶灵照关照了不少,叶寻熙一一看在眼里,心中甚为感动,只是不愿意朱御风如此心累,得空了主动和朱御风说道:“大事为重,不必为了灵照放慢速度。”

朱御风喝了口水,看着叶寻熙心疼的目光微微一笑:“无碍,这些兵虽然训练有素,但是终究不是铁打的,我也要顾虑他们的身体,就现在这个速度,差不多后日就可以见到接应的队伍了。”

叶寻熙握住朱御风的手:“一切以大局为重,以你为重,我和灵照都会配合你的。”

朱御风点点头:“我知道。”其他无言,在这休憩的片刻体会满满的温情。叶灵照远远的看着深情对望的二人,开怀的是哥哥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担忧的是茫茫未可知的未来,前路当真是充满了波折啊。

在大家的努力之下,朱御风带着人如约而至,和之前的队伍汇合,为了掩人耳目,会合地点在山林里,队伍首位的人走上前给朱御风行了礼,然后说道:“启禀公主,我们来了之后乔装进了城,发现城内非常多的异族人,但是并没有动乱之象,此外,还有传唱的童谣……”

“说。”在这个关头,朱御风可没那么多耐性。

“大概意思是……”

朱御风打断道:“原话。”

“固城好,固城妙,土皇帝过得呱呱叫。固城好,固城妙,咱们跟着都有珠宝。”

朱御风紧紧地皱着眉头,这童谣是有心人放出来的,还是百姓自发唱的呢?朱御风觉得固城这边有大猫腻,当机立断道:“固城有问题,我们不能暴露身份,这个土皇帝还需要我们去弄清楚,孙建业,我现在封你为前锋统领,天黑后带一路人马,想办法进城,潜伏在固城角落里,莫要打草惊蛇,沙俊朗,我封你为副统领,你先不要进城,率人将固城周围仔仔细细查勘清楚,有任何异样向我汇报。”

“遵命!”朱御风吩咐完,孙建业和沙俊朗齐声应道。

朱御风还挑出了一部分人留守在原地,而自己打算趁着现在城门未关,直接进城。

孙建业看朱御风的架势立马劝阻:“公主三思,固城里头情况未明,直接进城恐有变数。”

沙俊朗也不赞成:“末将也觉得公主不宜进城。”

连叶寻熙、叶灵照也投来了不赞成的目光,朱御风不再强求:“那就等明日孙建业的消息吧。”

“末将领命!”

这边的风光和垵州一带、柏城一带都不一样,这边的风更大,云更厚,夜色渐浓,月亮被一层又一层的云遮住了光,只有朦朦胧胧的一片光晕,朱御风忽然就想起一句话: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第二日孙建业回来复命,朱御风问道:“人手都安插进去了么?”

“已经安排妥当。”

“很好,夜里有没有什么发现?”朱御风不想知道他们用什么办法进的城,只要结果是她想要的就可以了。

孙建业立马答道:“昨夜去太守府探寻了一番,这太守生活极不检点,但是一起寻欢作乐的并非我北兴官员,来历尚未查清。”

朱御风继续问道:“里面的百姓生活状态如何?”

“城内百姓生活如常,虽然这太守生活极为奢华,但是这里的百姓似乎并没有被鱼肉。”

太守的俸禄不可能支撑他过上奢华的生活,但是有没有搜刮百姓,那这钱财的来路就很值得人深思了。可是皇上让她过来是来平乱的,怎么如今并没有看到乱,反而还很安宁,是谁传得消息呢?这种边远地区要想朝堂传递消息都是一级一级向上,太守这边要是想阻断消息,那朝廷就很难知道这边的情况了,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朱御风百思不得其解,她对孙建业道:“我今日要入城,亲自查探。”

叶灵照和叶寻熙也没有打扰朱御风办正事,二人在附近转了转,想看看有什么线索,叶灵照跟在叶寻熙后面百无聊赖:“这里安安静静的,不知道他们要过来干嘛?”

叶寻熙之前和叶灵照大概的讲了下此行目的,只是叶灵照现在实在是看不出来这边有什么需要镇压的地方。

叶寻熙说道:“我们眼睛现在能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也可能只是一部分真的,还有很多事实真相需要我们去发掘。”

“弯弯绕绕的,听得我都晕了,这边城也不进去,这里别说山匪流寇了,连个小毛贼都不见一个。”叶灵照忍不住说道。

叶寻熙脑子里一个灵光闪过,但是还没来得及反应,叶寻熙停下步伐,面对着灵照说道:“你上一句话是什么?”

“我都晕了?”

叶寻熙摇摇头:“不是这句。”

“小毛贼都不见一个?”

“还有呢?”

“这里别说山匪流寇了。”

叶寻熙手掌一拍:“灵照,你可真厉害,我知道了,走,咱们回去找他们。”

叶灵照还没有摸到头脑,就被叶寻熙抓住往回赶,回去刚刚好碰见孙建业和朱御风议事,就没有上前打扰,等他们说完才走上前:“我和灵照有个大发现。”

孙建业听到,离开的脚步顿住,立在一旁打算默默听一下这个重大发现,朱御风没想到寻熙说去散步竟然能带回来一个消息,就问道:“发现什么了?”

“你们不觉得这里一点都不像边远之城么?”

朱御风没有明白叶寻熙的意思,摇摇头:“这固城的确有些问题,只是我还没有查清楚。”

叶寻熙也不卖关子,直言道:“我来到这里就觉得不得劲,刚开始我也没意识到有什么问题,但是我是一个在昭国边关城市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人,就算两国差异再大,但是基本生活也是差不多的,这城郊没有村民走动也就算了,这山里就更奇怪了,自古边关地区城外山头就是土匪聚集的好地方,就算没有山寨子,也该有些匪流之辈聚头,可是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竟然没有发现一处土匪,还有这固城,要是我没推断错,这里面守卫的士兵也该也是非常懒散,疏于职守的。”

听到叶寻熙的这些话,朱御风看向孙建业,孙建业分明感觉到了公主眼神的压制,急忙说道:“叶公子推断的没有错,固城守卫兵非常松懈,所以我们的人才得以轻松潜进去,而且安排了人混入军队。只是不知叶公子是如何推断出来的,恕在下愚昧,叶公子未踏入固城一步,竟然说的如此准确。”

叶寻熙说道:“你看固城外面如此安宁,天高皇帝远的地方,贼人怎么会放过安贼窝的好地方,既然贼不在这里盖窝,那就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地方官员恪尽职守、能力出众,将贼解决了,第二种可能……官匪勾结,欺上瞒下。如果是个好官,你们也不会迟迟不进城,那就很明显了,趋于后者的可能性更高,那就说得通了,如果官匪一家,那哪里需要守城。”

孙建业向叶寻熙投去钦佩的目光,这公主带来的人就是不一般,这些推断有理有据的,感觉就是事实一样。

朱御风也觉得叶寻熙说的有道理,但是觉得还需推敲一番,说道:“之前孙建业说城内百姓生活尚可,如果官匪勾结,百姓怎么会无动于衷呢?还有之前的童谣,感觉这里的百姓是和这个土皇帝一条心的,而这个土皇帝大概就是这里的太守了。”

叶寻熙并没有听到孙建业向朱御风汇报的所有事,当即也觉得这件事还得继续琢磨:“也对,那此事还得继续查,但是终究比不上我们亲自探查一番来的方便。”

朱御风点点头:“我也正有此意。”

“那我们就一起进城吧,不过是从城门进去,还是直接潜进去。”

朱御风笑道:“引蛇出洞,当然是大张旗鼓的进城。”

“有何妙计?如今局势未明,潜在暗处是不是方便行事些?”叶寻熙觉得里面有可能是狼窝。

朱御风朝叶寻熙微微一笑:“那就得麻烦你了。”

叶寻熙觉得朱御风的眼神里都是得逞的笑意:“你要作甚?”

“没有匪,我们就给他们造个匪。孙建业和沙俊朗都带人潜在暗处,这里你是最适合做匪头的人选。”

叶寻熙指了指自己:“我?”

孙建业瞄了瞄叶寻熙,这叶公子一表人才、丰神俊朗的,再怎么着也和匪头子扯不上关系啊。

朱御风就像是坏事得逞的小孩儿,反问道:“难不成是我或者灵照去当匪头?”

叶灵照还在状况之外,忽然被点名,茫然的看向自家哥哥,叶寻熙看看朱御风,再看看自家妹妹,叹息道:“只能是我了。”

朱御风其实也是仔细考虑了的,孙建业、沙俊朗常年在军队,身上的将士气息十分明显,很容易被人识破身份,叶寻熙的气质就更为突出了,但是伪造成落草为寇的含冤公子,就很容易了。朱御风他们在议事的时候,沙俊朗愁眉苦脸的回来了,朱御风看见他这幅模样,挑了挑眉,然后面无表情的看向他。

沙俊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末将无用,搜查了方圆几十里,都没有任何发现。”

这和叶寻熙的推测对应上了,这里真的没有匪徒,朱御风摆手让他起身:“没有发现就没有发现,这么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作何?”

沙俊朗自己实在是无用,辜负了公主的信任,自责道:“是末将办事不利。”

“好了,你也搜寻了许久,让下面的人都歇会儿,你歇好了之后我找你有事商量。”

沙俊朗无精打采的脸上立马容光焕发:“末将有的是精神,公主有什么事情直接吩咐。”

朱御风看他如此诚恳的份儿上,就让他直接加入商议了,几个人商量了许久,终于确定了最终计划。随后,孙建业和沙俊朗就领命而走,朱御风这边也行动起来。

看着满脸胡子的朱御风,叶灵照噗嗤一笑,这么清丽的人这会儿真的和土匪一样,朱御风听见灵照的笑声,看到依然光彩照人的叶灵照,直接上手揉了这明艳的小脸蛋儿,□□完满足的离开了,小姑娘年纪还小,这脸上的肉非常有弹性,手感非常不错。留在原地的叶灵照目瞪口呆,这朱御风若无其事的走开之后都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在原地跺着脚气道:“这什么人啊!不行,得让哥哥给自己报仇!”

不过叶灵照心里并没有真的生气,这二人反而因为这个举动关系亲近了不少。这次入城叶寻熙扮演的是一位落魄的公子,带着妹妹逃命的路上被土匪拦截,但是最后杀了匪头自己成为老大,就顺其自然的成为大当家,叶灵照就是本色出演了,就是叶寻熙的妹妹,而朱御风则是为了更好地潜伏,黏上了大胡子,扮演二当家。为了更逼真,朱御风挑了队伍里面长相粗犷的人,看见其中一个壮汉脸上竟然有一道刀疤,就多看了几眼,被公主这么盯着,这刀疤大汉竟然脸红了,不过皮肤黝黑,看不出来罢了。

朱御风问道:“叫什么名字?”

“公主,小的叫王二。”

“很好,现在起你叫王霸刀,是队伍里的三当家,知道我们这次的任务是什么吗?”

王二非常激动:“谢谢……谢谢公主赐名,小的知道这次的任务,孙统领吩咐过了。”

“很好。”朱御风非常淡定的赐完名,就去找叶寻熙了,王二要是知道自己因为一道疤被公主看重,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终于到了上场的时候,叶寻熙换上一身玄衣,带着人浩浩荡荡出发了,城门守卫再怎么玩忽职守,看到几十个人浩浩荡荡打马而来也慌了神,拦下在队伍第一个的叶寻熙:“你是哪里来的?干什么的?”

叶寻熙没理,撞开守卫直接闯入城内,一群人就这么直接进城了,守卫连滚带爬的和同伴说道:“快去通知太守!”

朱御风借机打量里面的情形,这边的房屋看上去的确还不错,老百姓也非常孔武有力,这体格不比他们带来的人差,一个个高高壮壮的。

他们也没有真的烧杀掳掠,叶寻熙只是带着人打翻了周围的摊贩,看着阵势浩大罢了,但是未伤百姓分毫。

太守很快带着人赶来了,看着眼前的景象怒发冲冠:“哪里来的兔崽子,找死呢!都给我上!”

朱御风看着面前这个太守,长得比王霸刀还粗犷,说话更是粗暴,看着打起来的两方人马,为了不露马脚,朱御风这边的人马都是收着打的,但是对方的战斗力还是差了些。朱御风也不想浪费时间,从马上一跃而起,足尖轻点就掠过人群,太守看见朱御风直直的朝自己飞过来,心里慌张,不熟练的拿出大刀想抵挡,刀柄没握稳,就被朱御风踢飞,朱御风提剑架在太守的脖子上,粗声道:“让他们都住手!”

太守哆哆嗦嗦的吼道:“都停下,都停下!”

太守的人看见太守都被挟持了,本来就打不过,就纷纷丢了兵器,朱御风心中无奈,这官没官样,兵没兵样,想到这里,手一下子没控制力道,这太守吓得叫出来:“大侠饶命,饶命!”

朱御风冷哼一声,将太守踢下马,心中却在考虑是不是应该让孙建业和沙俊朗直接带人过来,把人抓起来直接严刑拷打,这些人怎么看怎么像一群乌合之众。

叶寻熙这时候踱步走过来:“二弟且慢,这毕竟是太守大人,我们需要客气些。”

朱御风假装不服气的松开钳制,顺便又踢了这个太守一脚。叶寻熙倒是客客气气的走上前把太守亲自扶了起来,还帮他掸了掸灰尘,这太守战战兢兢的起身,叶寻熙倒是温和的笑了笑:“太守大人受惊了吧?”

太守看这人笑的如沐春风,感觉太守的身份又回来了,干咳几声:“尚可,尚可。”

叶寻熙继续说道:“那就好,要不然我这个做大当家的良心难安啊,我有一事相求,我和弟兄们奔波劳累,太守大人能不能帮忙安排个住处?”询问的语气是不容置喙的态度。

太守看着不好惹的一群人,识时务者为俊杰,赔笑道:“当然可以,这边的客栈随便住,算在我账上。”

叶寻熙依然微笑,摇了摇头:“大人不用这么破费,直接去您府上就可以了。”

太守一惊,这不是羊入虎口么,连忙说道:“府里简陋,不敢委屈各位,去这里最豪华的客栈,不能委屈了各位弟兄。”

“不必,我们风餐露宿惯了,简陋正合我们心意,别推来推去了,走吧大人前面带路吧。”

叶寻熙这种笑里藏刀的感觉最可怕,太守真的是被叶寻熙压制的没脾气了,破罐子破摔:“既然不嫌简陋,那就随我走吧。”

这太守憋屈的模样甚为扭曲,就像是烤焦的大饼一样,只是朱御风心里想不通这么怂的人怎么让周围一个匪都没有的呢?

到了太守府,朱御风这一国公主都忍不住赞叹,这奢华程度竟然说简陋,朱衍川为了新政省吃俭用,缩减了宫里的很多开支用度,很多宫调年久失修都拨不出银两修缮,看见这么豪华的府邸,朱御风心中一股怒火,果真是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明明该是物资匮乏的地方,竟然这么富裕奢华,她这次一定要弄得水落石出,然后好好整顿一下北兴的边远地区。

太守只觉得脑门发汗,止也止不住,心里盼着救星赶紧来,心里算算,也到了该交易的时间了,等那些人来了,自然是可以赶跑这些瘟神的。

朱御风他们没想到这个太守这么没用,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还设置了宴会来宴请他们,这太守的心真宽。

太守是想趁着宴会打听些消息,到现在为止,他连对方的来头都不知道,一直被对方压制着,要是能在酒里下药,迷晕他们然后杀之后快就更好了。不过太守想到白日里架在脖子上的刀,以及对方头头儿笑里藏刀的表情,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还是算了吧,他吃喝玩乐了好些年,以前的功夫早就忘光了,手底下的那些喽啰跟着他享尽荣华富贵,早被酒色掏空身子,根本指望不上,自己现在就是走几步路都是喘气儿的。

宴会上的美食真的是琳琅满目,就连酒也是难得一见的好久,朱御风皱眉看着桌子,酒是好酒,但是酒旁边的大碗是怎么回事,这种好酒是要慢慢品的,来个大碗豪饮么?不过的确适合他们现在土匪的身份。

太守熟练的拿起酒坛子直接喝了几大口,喝完豪气道:“我先干为敬,你们随意。”

叶寻熙作为大当家,应酬之事自然是当仁不让,接话道:“太守客气了,我等兄弟今后就全仰仗大人了。”

太守心里一咯噔,难不成这些人真的是赖上他了,急忙道:“不知道您是从哪儿来啊?来我们固城要做什么啊?”

叶寻熙不急不缓道:“说来也巧,我并不是特意来固城的,只是刚巧路过贵地,觉得这地方风水不错,是个宜居之地。”

太守心里忍不住骂脏话,哪来那么多巧合,但还是赔笑道:“哦?想不到固城这么偏远的小地方竟然能入您的眼,是固城的福气,只是您和您的弟兄如今住在我的府上,我总得知道你们是做什么营生的。”

“太守您觉着呢?”叶寻熙不答反问。

王霸刀适时的站了起来,举起碗:“俺敬太守大人一杯。”咕噜咕噜喝完一碗,一滴不剩,喝完将碗摔倒地上,碗立马四分五裂,只见王霸刀大吼一声:“好酒!”吼完大笑几声后,又道:“直接上坛子吧!”

太守的人觉得如坐针毡,摸不清对方的底细,也不知道对方在耍什么把戏,这种心焦的感觉真的是难受得紧。

朱御风觉得还可以再添点油,将王霸刀喝完的酒坛朝天上一踢,落下的时候又是一脚,整个酒坛子碎成小片,朝着周边人的桌子上飞去,朱御风这一脚的力道稍重,碎片飞出直接划伤太守的脸,这太守满面胡子都跟着颤抖,颤声道:“好……好酒量。”

叶寻熙适时抛出话题:“太守这下可猜出我们是做什么营生的?”

太守心里苦啊,这些人真的是难缠啊,苦着脸说道:“各位大侠可……可是……可是山寨里走出来的?”太守试探性的问了问,不敢直接说猜他们是劫匪,而且这领头的公子看上去真的不想劫匪,要说劫匪,太守觉得自己看上去比较像。

叶寻熙点点头:“太守果然聪明过人,在下乃是大当家,寨子里没吃食了,不得已,只能到外面找些货。”

真的是匪啊!太守心里更难受了,这匪怎么讲道理啊,好歹自己现在是个官,竟然被一群匪徒呼来喝去的,太守觉得现在还是先稳住对方再说:“本官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既然如此,各位就暂且在府内住下吧。”太守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暂且”二字。

一顿餐宴,就在太守憋屈离场中结束了。宴席散去,朱御风派人把守望风,确定安全后和叶寻熙商量起来:“这送上门的匪,太守也不抓?”

叶寻熙无奈的看着满脸胡子的朱御风,眼神宠溺:“他们倒是想抓,但是他们打不过我们啊,你那一脚踢碎的酒坛子,吓坏他们了。”

朱御风冷哼:“一群被酒色掏空的废物。”

叶寻熙继续道:“我觉得他们后面应该还有人,光靠这个太守,搜刮不到这么多钱财。”

朱御风点头表示赞同:“我们再演几日,实在不行就下饵,我倒不信我们解决不了这群乌合之众。”

叶寻熙本想轻轻抱下朱御风给一些安抚,但是看着朱御风这身装扮,实在是下不去手,片刻温情就被这身装扮打破:“你赶紧回去歇息,这一脸胡子难受吧。”

“恩,是有些闷,那我回房了。”

太守和他们一直处于一种诡异的和平状态,朱御风很想打破这种宁静,要想知道平静的湖面之下是何种景象,就必然要让湖面泛起波澜。

太守也是非常心焦,那边的人一直不过来,就意味着他一直得供着这群不知道哪儿来的大爷们吃喝,太守想起那群人粗暴的模样,浑身一机灵,当年在刀尖上舔血的日子一去不复返,现今的他可是很惜命的。

朱御风为了多获些消息,也会带着人在街上逛逛,这固城以太守为尊,他们是太守的贵客,自然是走到哪里都是被客客气气的招待。

来到一家不错的酒楼,朱御风打算就在这里解决一下午膳,在等着上菜的过程中,一个灰黑衣服的人经过他们桌子时,朝着朱御风打了个手势,然后不着痕迹的递给朱御风一张字条。

朱御风看完字条,用掌风将纸条化为尘埃,然后不动声色的继续用膳。叶寻熙低声对朱御风说道:“这边的人五六成有功夫底子,虽然都是些不入流的功夫,但是绝不是普通老百姓。”

的确,朱御风也感觉到了,不仅仅是这家酒楼,这几日在街上闲逛,其他很多地方都是这样,有一些功夫底子的人混在普通老百姓里面,而且真的是有不少外族人,这和昭国和北兴还不一样,昭国和北兴两国百姓风俗文化不一样,但是就五官长相还是差异不明显的,而这边的异族人真的是一看上去就是他国之人,黢黑的面庞、深陷的眼窝、异常高大的体格,最让朱御风感到神奇的是,这些异族人竟然会北兴的语言,而且看得出来,这里的百姓对这些异族人的存在习以为常,按道理来说,这么多异族人地方官员是要上报给朝廷的,如果是外邦,是需要达成协议的,如果是流民,也是需要朝廷查清之后再放人进来的,而不是现在这样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固城的城墙之内。

朱御风他们又随意转了转,就回了太守府,纸条上约了朱御风晚上会面,所以白日里朱御风并未做其他什么动作,只是交代叶寻熙晚上加人手看守,并且夜里约见之事只和叶寻熙一人说了。

刚开始这太守对叶灵照也是有贼心的,毕竟那么多糙汉里面就这么一个姑娘,可以说是很扎眼了,更何况还是个那么水灵的姑娘,只是这贼心刚刚起,就被叶寻熙和朱御风这帮子人吓回去了。也幸亏这帮人里有个姑娘,很多事情方便了不少,任谁对着这么漂亮的姑娘都觉得是一朵小白莲误入了贼营,所以叶灵照这段时间就留在太守府内打探消息,而没有和叶寻熙他们一样在外奔波。不过叶灵照也算是不负众望,将这太守府摸得差不多了,还有意外的收获。只是今日朱御风无暇顾及,只能等次日再议。

孙建国看见朱御风来了,焦急道:“公主,大事不妙。”

“别慌,慢慢说。”朱御风看孙建国的神色自然知道肯定是有大事了。

孙建国看见公主平静的样子,语气缓了下来:“刚刚沙统领那边传话过来说有约莫千余人的队伍赶了过来,他派人去打探,非我族人。”

朱御风心中一凛,问道:“现在距我们多远?”

“不足三十里。”

“从哪个方位过来?”

“西北。”

朱御风脑海里回忆了一下地形和方位:“西北?那不是翻山越岭而来吗?”西北是一些散落的部落,他们人数不多,却因为民风彪悍,北兴一直没有能够让他们臣服,然后自然而然的就是以沙俊朗所在地西北方向的山为界,多年下来也一直相安无事,由于他们没有固定归属的国家,也没有军队,而且物资匮乏,所以北兴并未将之放在心上,当年北兴先皇打退的就是这些不成气候的散民,难道固城里的那些异族人全是这些部落的人?千余人,打仗不至于,但是要是想闹出点什么事也足够了,而且固城里面还有个不知底细的太守,真是危机四伏,朱御风当机立断,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你连夜出城,去离这最近的城池调兵两千,调兵的时候可适当留意一下其他城池可有异常,如有异常,立即来禀。顺便带话给沙俊朗,让他潜伏好,别让对方发现我们的人马,可适当退兵几里,城内我会重新安排一个领头人,你即刻带人出发,越快越好。”

孙建国感觉这次有大事发生,心中的军人血性被激发出来,热血沸腾:“末将遵命!”

架空
相关阅读
叶寻熙朱御风在线阅读 叫浮尘清欢的小说阅读

叶寻熙朱御风在线阅读 叫浮尘清欢的小说阅读

星期五到了,小编推荐远上寒山石径斜的新书《浮尘清欢》这本主角是朱御风叶寻熙的小说,剧情细致严谨,但想象力又不失丰富,这使得《浮尘清欢》这本小说迅速在新书榜上有了名气,下面是《浮尘清欢》的最新章节,一起来看看吧!

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