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寻熙朱御风在线阅读 叫浮尘清欢的小说阅读

来源:西西图吧       编辑:远上寒山石径斜
2020-09-18 16:20:00
点击:
99

星期五到了,小编推荐远上寒山石径斜的新书《浮尘清欢》这本主角是朱御风叶寻熙的小说,剧情细致严谨,但想象力又不失丰富,这使得《浮尘清欢》这本小说迅速在新书榜上有了名气,下面是《浮尘清欢》的最新章节,一起来看看吧!

叶寻熙朱御风在线阅读 叫浮尘清欢的小说阅读

第十九章发现异常,紧急处理

朱御风悄无声息的回到了太守府,太守府内除了叶寻熙,没人知道今晚有人出入过太守府。叶寻熙知道朱御风出去,一直放心不下,难以入眠,就干脆不睡了,直接等着她回来,看着一身夜行衣的朱御风潜回来才松了口气,朱御风警惕性异常高,看到不远处的叶寻熙卸下防备,拉着叶寻熙入了房中:“这么晚了怎么还不歇息?”

“放心不下你。”

朱御风心中一暖:“这太守就是个草包,我进出如入无人之地,放心好了。”

叶寻熙宠溺的笑道:“知道你武功高强,只是我和妹妹如今只能倚仗公主,所以公主……定要万无一失。”

万无一失四个字像是喟叹,又像是低吟,朱御风觉得再这样下去得出事,推开叶寻熙:“好了,我现在好好地回来了,你也赶紧回去休息吧。”

的确很晚了,叶寻熙也没说什么,就回房了,夜晚悄无声息的落幕。

这太守今日不太寻常,往常虽然也是笑,但那时狗腿子的笑,今日的笑竟有几分轻松的快意在其中,朱御风很快就将之与那一千余人的队伍联系在一起了,难道是太守的救兵?

太守出了府,叶灵照趁着四下无人,悄悄的和朱御风、叶寻熙说了自己的发现,朱御风皱眉:“带我去见他,寻熙,你帮我们把风。”

要不是叶灵照带自己过来,朱御风怎么也想不到这么奢华的太守府竟然还有如此破败的院落,杂草丛生,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往往越是和大环境不协调的地方,就越是彰显着有问题。

朱御风低声问叶灵照:“灵照,你是怎么发现这么个地方?”这个地方真的是太隐蔽了,而且死气沉沉的,感觉就像是没有活物。

叶灵照摸了摸鼻子:“我嗅觉灵敏,闻着味儿过来的。”

朱御风掩住鼻子往里面走,越往里走,这味道反而淡了些许,也不知是不是鼻子已经被熏过头了,适应这气味了。

叶灵照探了探脑袋:“仁伯?”

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儿慢慢走了过来,蹒跚的步伐和破旧的衣裳显得他整个人苍老非常,朱御风眼底都是探究的神色,没有办法,这个人真的不像一个正常的年迈之人。叶灵照解释道:“这是仁伯,就是我要带你见的人。”

叶灵照话音未落,仁伯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仿佛下一刻就提不上气直接去了。等仁伯咳完,稍微恢复些精神,才紧盯着朱御风问道:“你是朝廷的人?”

朱御风皱眉看向叶灵照,身份怎么能够如此轻易的告诉他人,叶灵照耸耸肩,没有言语。朱御风缓缓地点点头,仁伯的眼睛立马亮了,说道:“其实我也猜到了,你们进这个太守府第一次的餐宴,我偷偷地去看了几眼,就你们给太守下马威的那几招就已经不是普通人了。”

朱御风的眼里有杀意,这个仁叔已经知道他们的身份,就这一点就不能留。仁叔似乎没有被朱御风的杀意吓退,他对朱御风说道:“请随我来。”

仁叔将一个水缸砸破,待里面的水流尽后,费力的挪开,又拨开土,然后捧出一个小盒子,恭敬的献给朱御风。

朱御风也想看看他要干什么,对他说道:“不用给我,你自己打开盒子。”

仁叔打开盒子,看见里面的东西就涕泪纵横,颤巍巍的将东西取出递给朱御风,解释道:“这是固城太守官印。”

朱御风心中震惊,但是也没有尽信,面上依旧不动声色,接过官印,在手中摩挲,这官印不似作伪,问道:“你说这是官印,那你又是从何得来?你又是什么身份?你要是敢说一句假话,就可以提前养老了。”养老之意不言而喻。

仁叔将自身经历尽数说出,言语间的悲痛之意让听者心碎,原来这仁叔是太守府上的管家,太守虽无功,但也无过,兢兢业业的治理这一方小城。固城处在群山之间,刚刚好是山峦之间的一小处平地,初始只是一些村落安居于此,后来居住的人越来越多,北兴就将之划为一方城池,有专门的官员管理。

这太守守着这么一座小城倒也是知足,好景不长,北边山来来了一群土匪,大城他们不敢动,就把主意打到了固城这边,固城地方小,兵力少,还没有来得及叫救兵,太守就被这群土匪控制住了,刚开始也就是拿些银两拖着他们,等着救援,后来不知怎么的,援兵未等到,他们的人手却突然壮大,血洗太守府,并且将不服管的老百姓也直接杀了,几近屠城,管家将太守交给他的官印藏好,躲在了死人堆里,机缘巧合混进了乞丐堆子里,那个乞丐头子能言会道,哄得土匪开心,就直接把他们招纳了,管家因此逃过一劫,而那个土匪头领就取而代之成为现在的太守。

这几年下来,管家竟也发现了蛛丝马迹,这假太守居然和外族部落勾结,而这固城竟然成为了外族人在北兴的藏身之处,管家不甘心,死去的太守对他有再造之恩,如今自己一点反击之力都没有,任由这卖国贼、杀人犯逍遥法外,实在是不甘啊。

于是管家长久潜伏谋划,由于官印在手,管家就有了凭证,未免节外生枝,他经过周密的安排,从固城里走了出来,不知道走了多少日夜才走到临城,将盖有章印的信件投递到驿站,这信也是太守在世时亲手写的,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寄出去就已经被灭门,他试图求见当地官员,但是几番努力都未果,只能放弃,信已经寄出去了,他一个人也做不了什么,只能等朝廷的人来还个公道,于是他踏上了回固城的路,他也没有地方可去了,他是抱着必死的心回到固城的。运气还不错,他按照原来的路线回到固城,那乞丐头子跟在假太守后面混的不错,看管家年迈,就派给他一些杂碎的活儿,好歹是活下来了,好歹还有一份盼头,管家就在这份企盼里,苦苦的熬着一口气,打探消息,混进太守府。

在朱御风他们一行人进城的那一刻起,管家就偷偷地关注他们,明明说是一群匪徒,但是再大的煞气也挡不住清朗的眼神,管家历经沧桑,看透许多,当叶灵照踏入这个院子的第一刻,管家就开始了试探,这是一场豪赌,如若他们不是朝廷的人,他就自尽,反正贱命一条,那官印就继续在地底下躺着,那假太守没有官印,迟早会露馅。如果他们真的是朝廷的人,那他可以安心的下去见太守一家了。

管家虽然说的慢,但是整件事情说的很清晰,其他人默不作声的听着,没有人去打断他,管家朝叶灵照投去感激的一笑,要不是这个小姑娘,他可能就要错过这个机会了,叶灵照和他的目光对上,感受到老人的谢意,叶灵照心中泛酸。

管家年迈,能做到的有限,只希望朝廷能够给死去的太守一个公道,将这些残暴匪流之辈绳之以法。朱御风在拿到太守官印的那一刻起,心中的天平就已经倾斜于面前这个年迈的老人了,或许他本身年纪没有那么大,但是他整个人身上弥漫着苍老衰败的气息。朱御风将官印紧握在手中,对着老管家郑重的说道:“仁叔,我会给你们一个公道的,北兴之境岂容此等人放肆。”

管家歉然道:“只是我这身子骨不争气,能做的不多,不中用了。”

朱御风道:“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吧。”

管家像是想起什么,继续说道:“每隔三个月,这帮土匪都会和外族人在太守府内约见,算算这日子也该到了,只是这次你们也在府内,你们小心他们勾结外族人对付你们。”

朱御风很快就把这个和那一千余人的队伍联系在一起了,安抚道:“这些都交给我们就好,仁叔你是打算继续呆在这里,还是和我们一起走?”

管家摇摇头:“本来苟且偷生就是为了报仇,这些年是我偷来的,我本应是个早就死了的人,如今等到了你们我心愿已了,就让我继续呆在这里守着太守府,他们偿命后,我还要把这里拾掇出来,毕竟我是太守府管家啊,被那群人弄乱的太守府我得收拾好了再下去见太守。”

这是忠仆的执念,朱御风也不再劝说,几个人悄然退出院子。叶灵照或许是被触动到了,眼角泛红,为什么好人要受到如此磨难,这不公平,明明有些人恶贯满盈,却好好地活着,为什么?凭什么?

朱御风察觉到叶灵照的情绪波动,轻轻将这个妹妹拥在怀里,毕竟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女到经历王谌身死,再到异国保命,其中种种于她而言都是巨大的人生波动。朱御风见过那个张扬明媚的叶灵照,见过娇俏灵动的叶灵照,见过活泼可爱的叶灵照,是真心将她当做自己的妹妹来疼的,看她如今这样也是心疼的不得了。

叶灵照的情绪慢慢被安抚下来,走出院子之后,帮忙把风的叶寻熙看见叶灵照泛红的眼也没说什么,说道:“里面处理好了?”

朱御风点点头:“回头和你细说。”

根据老管家提供的信息,以及自己的一些推测,朱御风和叶寻熙他们很快就商量出了对策,剩下的就是等孙建业的消息了。朱御风眼底暗沉,在北兴境内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她不能容忍的,看来朝中的确缺人才,这边边角角城池管理的确不容易及时掌握消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当下也不能太急于求成了。

当那一千多的人浩浩荡荡进城的时候,假太守松了一口气,他府里的那些人白吃白喝这么久,他这次有了帮手,一定要将他们杀之后快,带着几十个人围住叶寻熙他们住的院子,气势汹汹,亮出了刀。

叶寻熙看上去清冷,演起戏来像模像样的,他面部紧绷质问道:“太守这是何意!”

这假太守也不想继续憋屈,大骂道:“我什么意思?你们白吃我的,白花我的,你大爷我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想当年我纵横山头的时候,你们算个屁!”

“哦?纵横山头?”

假太守得意洋洋:“跟你们说你们也不懂,现在我有贵客要来,你们得腾地儿了。”

叶寻熙道:“那我们走就是了。”

“走?”假太守仿佛听见了一个笑话,“你们今天一个都别想走,都给我见阎王去!”

王霸刀的作用就是掩护他们,因为王霸刀是看上去最有煞气的,有了王霸刀吸引人的目光,叶寻熙、朱御风他们办起事来就方便许多。

王霸刀声如洪钟:“狗杂种,竟然敢对我们大当家的无礼!看刀!”没想到是叶寻熙的人先动手,当然这些是朱御风的示意,要不然谁敢擅自行动。

擒贼先擒王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朱御风觉得贴在脸上的胡子特别不舒服,就不想耽搁时间,身形如鬼魅的穿到假太守身边,手指掐住他的喉咙,轻轻说道:“让他们都住手,要不然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假太守以前是土匪的时候还算血性,后来享受到了荣华富贵就越来越惜命,颤巍巍的喊道:“都住手!都住手!”

朱御风冷笑一声,将一个药丸扔进了他的嘴里,药丸一到嘴里就化开了,威胁道:“这是绝脉丹,明日此时你要是没有解药,你就等着经脉尽断、七窍流血而亡吧。”

“大侠饶命!饶命!”

“今日我们会扮作你的奴仆跟在你身边,你原来的这些手下就不需要了,你就照常,该干什么干什么。”

假太守哪里有反抗的能力,只能配合。朱御风其实可以直接拷问假太守的,但是他觉得这个假太守或许也只是被别人放在这里的棋子,知道的不一定会很多,不如自己亲自查看。

很快有人来报,说有几个人过来了,朱御风看向假太守,假太守强装镇静:“去前厅见客。”

对方有十几个人,其中一个应该是首领,他看见太守,带着口音的说道:“别来无恙。”

假太守笑着道:“大人一路奔波辛苦了,我已经备好宴席,请随我来。”

这个假太守就像是一个狗腿子一样,那谄媚的样子和他粗犷的外表异常和谐。

在另外一边的庭院内,早已经摆好了珍馐,这异族人像是习惯一样的做到了主位,假太守坐在偏位,二人先是寒暄了一番,主位上的人说道:“人和钱我都已经带过来了,你尽快安排。”

假太守苦着脸道:“大人,不是我不尽职,只是这固城是个小地方,能够送到的地方有限。”

主位上的人气道:“钱和人都是现成的,只是让你去献给北兴的官员你都办不好么?”

假太守满头大汗:“大人息怒,小的尽量。”

“哼!你要是办不好,自然有人排着队接替你太守的位置。”

“小的一定尽全力去办好大人吩咐的事。”

那人也没有继续训话,反而是被假太守身边扮婢女的叶灵照吸引住了目光,他指了指叶灵照:“你,过来。”

叶灵照神色如常的走了过去,那人夸赞道:“长得不错。”

假太守知道那是叶寻熙的人,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要是大人对这姑娘动了心思,两方的人不得打起来。他造的什么孽啊,前有狼后有虎,当真是危机四伏。

那人心中当然有邪念,但是觉得这是个好苗子,问道:“你愿不愿意帮我们做事,我可以给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叶灵照没有吭声,太守也纳闷大人在打什么主意,那人看叶灵照不说话,赞赏道:“很有胆量,不错不错,以你的姿色混进那些府衙里,定能够得到宠爱,你要是能够打听到有用的消息,你提的任何要求,只要我们做得到,就一定帮你做到。”那人觉得不过是有些姿色的奴婢,稍微哄哄骗骗就行了。

朱御风觉得这么多消息已经足够了,足够她将这些人杀了,北兴岂容他们觊觎。她打了个手势,然后喊道:“收网。”

在场的除了朱御风的人,其他人都是一脸茫然,直到朱御风的人杀进来,那个大人还是处在难以置信的状态,这些年他初始还有些警惕,后来觉得这固城就是自己的地盘,完全想不到在固城被伏击了。

朱御风扯掉麻烦的胡子,叶灵照也退到了安全位置,朱御风朝着假太守微微一笑,拱手道:“多谢太守大人配合,来人,送太守大人下去歇息。”

那人目眦尽裂,瞪着太守,那假太守在对上朱御风威胁的目光后,一句话也不敢辩解,就这么被拖了下去。

那人忽然笑道:“哼,你们是什么人?我有一千大军在城内呆着,你们要是识相,赶紧放了我!”

朱御风并不怕对方人多,反正自己的人更多,除了从朝廷带来的人,还从朱徽玥那边借兵,现在后继还有孙建业那边调来的人帮忙,她只是觉得除了要压制他们之外,弄明白对方的目的更为重要,现在对方的目的大体上知道了,现在就是将他们收押,慢慢审了。

朱御风气急反笑:“我们可是这山头的霸王,这太守说你们有钱,不宰你们宰谁?”

“呔,那该死的太守狗改不了吃屎,那么多金银财宝还喂不饱他!你要是想要钱,那简单,我给你钱,你放了我们。”

朱御风不想在这个时候和对方谈判,先折磨几天,等到意志消沉,她可以问到更多的消息。

孙建业及时赶到了,和沙俊朗俩人带兵将对方的人马控制,朱御风换回自己的装束,扮土匪的几天,真的是邋里邋遢的,朱御风将自己好好清洗了一番然后继续处理事情,这固城成了贼窝简直就是将脖子送给敌人,幸亏对方准备不充分。朱御风吩咐将他们分开看守,审问中有答案不一致的直接上刑,整件事情交给孙建业去处理,沙俊朗协助处理。毕竟朝廷正值用人之际,必须尽快培养可用之人。

这件事情算是完成了一半,她拟了一份奏折递了上去,剩下的就是城内百姓的安置,里面鱼龙混杂,需仔细甄别一番,从临城调来的兵马朱御风也不打算还回去了,让他们直接驻扎于此,之前对这个小城疏于管制才让别有用心之人有了可趁之机。

等到朝廷收到奏折的时候,固城的事情已经处理的七七八八了,皇上震怒,秘密挑选了几位朝中大臣各自带领人马去不同的城池暗中走访,包括地方官员、王公贵族,必要时可调动附近军队武力镇压,准许行使先斩后奏之权。这些大臣是皇上亲自培养出来的亲信,这次也想借机锻炼他们。皇上通过此番举措对各地方势力进行了一次大洗牌,朝廷上下一片清明,此为后话。

孙建业算是办事得力的人,和沙俊朗二人配合默契,将那些人盘问了底朝天,沙俊朗还得到意外的消息,之前沙俊朗跟随公主剿过匪,那时公主还是诸葛风,就是在那一次之后,沙俊朗得到了公主的提点,二殿下也给他升了官。所以沙俊朗对那次以少胜多的剿匪事件印象深刻,经过审问,柏城那强抢民女的流寇和这帮外族人竟然有莫大的联系,他们和外族人勾结,掳掠少女、抢劫珠宝,然后折磨这些姑娘,让她们听话,借机献给一些有身份的人,以此来做一些危害北兴的事,可是他们在北兴进行的并不顺利,那些姑娘都是清白人家的孩子,大多不堪折磨,自行了断,剩下的一些也送不出去,顶多渗透到了一些边边角角的小乡镇,毕竟北兴在朱衍川的治理之下发展迅速,政治严明。所以固城这个被忽略的小地方就成了缺口,不过这次事情给朱衍川敲了大大的警钟,让朱衍川更加谨慎的经营这个国家,就算是渗透到小乡镇也不行,朱衍川是下定决心就彻查肃清。妄图吞下北兴,就不怕撑死么!

朱御风站在城墙之巅,看着绵延起伏的山峦,思绪飘远,叶寻熙遍寻不到人,抬头一望,就看见衣袂纷飞的朱御风立在墙头,一副欲乘风归去的模样,于是脚尖一点,飞身来到朱御风身旁:“此间事已了,下一步作何打算?”

朱御风目露迷茫:“我也不知道,寻熙,你说如何才能护好一方百姓呢?”

“国泰□□安,国富□□强。”

“所以是国在民之前?可是明明民为主,社稷次之。”

叶寻熙大概猜到了朱御风纠结什么了,他循循善诱道:“你是不是在考虑要不要收服那些部落,又担心这样主动引起战争会劳民伤财?”

朱御风眼中的迷茫渐散,点点头,未语。

叶寻熙继续道:“你是在权衡到底是守住城防抵御外族好,还是赶尽杀绝一劳永逸好,对么?”

朱御风杀过人,也救过人,她是想直接收服西北之地,永绝后患,但是这势必要建立在兵戎相见之上。这件事情盘旋于她的心头,让她心中难安,如何才能用最少的伤亡去实现最大的和平呢?支撑着国家的是百姓,而百姓要的不过是一方安稳罢了。

在叶寻熙眼里,朱御风是天下独绝的女子,也是他放在心尖的女子,他握住朱御风的手,试图去给她力量,这种无声的安慰和鼓励确实打动朱御风了,她问道:“你会一直握着我的手不放开么?”

叶寻熙回给她坚定的眼神,并道:“我知你心中有家,有国,有民,我能在你心中占一席之地已十分满足,剩下的我应当和你一起守护,你的家、国、民,也是我的家、国、民,那么,我且问你,你心中是否有我的一席之地呢?”叶寻熙笑盈盈的看着朱御风,眼底的温柔快要溢出来,城墙之上的风似乎都温柔了些许。

朱御风心中感动,叶寻熙在她心里何止是一席之地,对于心中其他的东西,她更多的是责任和使命感,她没有办法真的像当初离开北兴去游历那样潇洒,她可以暂时躲避,可以短暂的放纵,但是她做不到置之不理、若无其事,她的父亲、母亲都是被北兴皇宫吞没的,她的宿命,但是叶寻熙不一样,他可以过得更自由些,想到这里,脱口而出的爱意如鲠在喉,怎么也说不出来了。叶寻熙怎么会看不到她眼底的挣扎呢,看见心爱的姑娘眼眶泛红,心疼极了,不忍心看她钻牛角尖,只得自己接着说道:“昭国坑害我叶氏,妄图杀我断叶氏血脉,我不去报仇雪恨已是让步,只是昭国皇室如今衰微,昏庸无能,局势自然会推着昭国走,与我无甚关系,所以我们不会成为敌对方。而你为北兴做的这些我都能理解,造福百姓是应当的,如若昭国皇室有你这样的人,我定然也不会袖手旁观,必然是投身官场、造福于民,所以你明白么?我愿意和你一起承受现在的一切,杀戮和救赎,我都要和你在一起,我不可能放手,哪怕你心中没有我,我亦是生死相随。”

朱御风眼眶的泪,就这么喷涌而出,颤着声音道:“我心中当然有你,我不要什么生死相随,我要我们都能好好活着,相伴到老。”

“好好好,相伴到老。”

叶寻熙的安慰确实让朱御风不那么难受了,固城的事情是个警钟,让朱御风生出危机感,弟弟坐镇国都,很多事情鞭长莫及,给了不法之徒可趁之机,她下定决心,要斩草除根。

俩人回去的时候,其他人已经休息了,除了沙俊朗恭候在朱御风门外,沙俊朗恭敬行礼,朱御风挥手免礼:“何事?”

“二殿下传信,叶将军被昭国皇帝传召回国都。”

朱御风眉头一跳:“那叶将军出发了么?”

“尚未,二殿下收到消息就加大了兵力对抗昭国,让叶将军有理由留守边关。”

“沙俊朗,你是愿意留在这里建功立业,还是回到二殿下身边?”

其实不管何种去路,于沙俊朗而言,建功立业、为国为民都是自己的目标,所以他坚定道:“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里。”

朱御风意外于这个回答,但是心中很是满意,固城有沙俊朗,她放心许多。一切都非常顺利,直到朱御风收到消息,说温玲儿惹麻烦了,她不得不提前离开固城,毕竟温玲儿是她从温叔那边抢过来的。温玲儿的一身医术,朱御风非常看重。

朱徽玥得知被朱御风借走的人直接被安在了固城并未多言,但是有些谋士却非常不满,他们觉得这是长公主变相的打压殿下,朱徽玥二话不说,直接遣走了这些人,如今北兴明君在位,又有一众治世能臣辅佐,除了兢兢业业捍卫疆土之外,朱徽玥觉得自己最需要做的就是如何将自己守卫的地方打理好,不拖后腿,而不是扰乱人心,更何况他自始至终都对朱御风完全的信任。自朱徽玥的动作一出,再也没有人质疑长公主。

为了尽快搭救温玲儿,朱御风让一部分人回国都复命,留下一部分人作为帮手,出门在外,朱御风觉得还是有些手下办事方便些,挑了些身手好的,骑上骏马,一行人快马加鞭朝着信中所说之地前行。

架空
相关阅读